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十章 谁攀谁

叶飘零看到苏珊脸上流露出吊人胃口的欲言又止,顿时察觉苏珊的意图,反倒勾起嘴角,配合的追问,“她这人怎么了?”

“她这人长得虽有几分姿色,可穿着打扮你刚才也看到了,整个一路人甲;大学四年,我和她同班同寝却从来没见过她的父母,不过从她大学里就勤工俭学看,她父母肯定是生活底层上不得台面的人;但这都不算啥,最主要她做人不咋地,当初还跟我抢过楚策,可惜楚伯母嫌她粗鄙不堪配不上楚策,就以死要挟楚策甩了她,后来……听说她被甩后出国了,国外没钱没势能好混吗?肯定是被老男人包养了。”

叶飘零挑了挑眉,她也曾失恋过,自然知道有些失恋的人会性情大变或者自暴自弃,所以对苏珊的话不自觉的就相信了七、八分,但又若有所思的问道,“霍二少也是个有主意的,自然不会随便被讹住。话说回来,她既然是你的手下败将,今天怎么敢去你们公司了呢?”

“这个……”好大一朵笑花僵在苏珊嘴角,足足十几秒,才愤愤的说,“我也没想到,她都消失好几年了,上周忽然冒出来说是在期货公司,居然还有脸跑去我们公司求合作,真是好笑……不过,看她名声坏透了之后还能攀上霍二少,果然是有道行的狐狸精。”

“狐狸精也没用,”叶飘零拢了拢波浪卷发,带着一丝自豪,“我了解阿琰的苛刻品位,顶多一时心软被骗些钱财,想骗感情的话,那简直是难如登天。”

“那可不一定哎,”苏珊露出一副深有感触的样子,“她在读书时候就经常有穿西装戴墨镜的男人不离左右,她那么穷,还在大学开过限量版跑车,可见是在男人堆里身经百战赚来的,自然对俘获男人心有非常手段的。”

“有手段的女人我见多了,但就霍二少来说,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露水之缘有可能,毕竟男人都图个新鲜,结婚为目的的话就是痴心妄想。”叶飘零冷哼了一声,想起方才对林梓恩短短一瞥的印象,简单的职业装,五官顶多算中上之色,这种女子扔在豪门里都翻不起浪花,怎么可能抓得住眼高于顶的霍家二少?退一万步说,就算她能让霍靖琰死心塌地,以霍家的家世,以及她对霍夫人个人的了解,以两个优秀儿子为骄傲资本的霍夫人,又怎么可能让被楚家嫌弃的人入霍家门?

苏珊听了叶飘零寒彻骨髓的话,满意的抿着酒,心里却有种发泄过后的肆意快感。

楚策自从那天见了林梓恩之后,就三魂六魄跟着不正常了,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走路都能接连撞上墙壁,她很是愤恨加恼火,以她的手腕,当年能联合米仁慈帮她把楚策从林梓恩手里抢过来,现在自然也有办法守得住!

与此同时,一直与下属低声讨论公事的霍靖琛忽然停了口,抬头扫了眼苏珊,眼底掠过一抹极浅的戾气,随后如同什么都没听到般,与下属继续未完的话题。

这里的情形自然是林梓恩做梦也想不到的,她可不知道短短几个小时之内,竟然有人在她背后将她贬得如同潘金莲。实际上她今晚的心情正经的好,点的野荠菜和马兰头很是新鲜,陪吃饭的霍靖琰又是个对她很好的男闺蜜,说说笑笑就到了九点。

霍靖琰知道林梓恩有看夜盘的习惯,所以就赶忙签单结了账,同她一起走出会所大门,早有侍者将霍靖琰的跑车开到了两人面前,他接过车钥匙,上车后,并没有立刻发动车子,反而侧着头看似随意地问她,“今晚月色不错,想不想去看看月光下的海湾?”

看海?

林梓恩眉一挑,立刻就笑着问,“你们游艇会今晚有赛艇活动?”

霍靖琰点头笑着回答,“杜仲和田七他们听说我新近订购了一艘游艇,打电话缠了我一个下午,说是一定要晚上比赛一场,我被纠缠不过,就答应了。”

林梓恩叹气,“人比人气死人,你们个个都是不用按时上班的夜猫子,我们公司还缺个交易部经理,明早约了几个投简历的,我可不想顶着两个熊猫眼面试应聘者。”

霍靖琰望着她,虽然这个答案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但他的眼神还是几不可见地划过一抹黯然,见到林梓恩靠在椅背上低头看手机,右手不由的扬起,似乎想要抚一下她的头发,又似乎怕被拒绝,迟疑着停在了半空,数秒之后,竟胆怯的地收了回去,故作轻松的笑道,“作为面试官,的确要精神抖擞的面对应征者,为了你能早点找到得力下属,只能放你回家早点休息了。”他顿了顿道,又想起什么似的说,“现在林家只剩你一人,周围又要准备拆迁,叶妈妈肯定不放心会对你管的更严,对了,你要不要先打个电话报告一下行踪?”

“没事,中午打电话时我爸爸说他们要从芝加哥飞香港,就算再严厉,恐怕今晚也是在飞机上对我鞭长莫及了。”林梓恩嘴上漫不经心地说着,眼睛却在读最近每天整点报时一样的匿名短信,完全没有注意到霍靖琰的那个举动。

车子到了家门口,她提起包,开了车门正想下去,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向霍靖琰叮嘱道,“那个……夜黑风高,小心迷航。”

柔和的车顶灯光下,霍靖琰弯了弯唇,露出欣慰的笑,深深的看了林梓恩一眼,温和地回答了一个“好”字,然后坐在车内看着她开门走进去,这才发动车子离去。

林梓恩一面向里走,一面听着霍靖琰车子离去的声音,走到门口的小花园边,借着灯光摸出钥匙,打开并进入了大门,刚推开门想往里走,黑暗中忽然响起一声冷嘲的声音——

“连着两晚夜不归宿加上今晚超过十点迟到归来的林同学,想造反吗?”随着最后一个字音消,原本漆黑一片的客厅,大灯忽然被打开了,明亮灯光下,一身优雅睡袍的叶敏冷着脸站在客厅中央,完全一副守株待兔的架势,“幸好我突击回来检查,不然我还不知我几天没查岗,有人就欢喜解放上房子揭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