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十一章 父母心

“母后真会说笑,在您的英明统治下儿臣从不敢有造反之心啊,”卸去理性的外衣,林梓恩在母亲面前露出感性的小女儿摸样,“儿臣周末不在家,那是去澳门看手帕之交君子兰了,今天早晨我们结伴飞回来的,今晚呢,是跟霍靖琰去吃了个晚饭,筷子一搁下,儿臣谨记您的教诲,立马就从饭店直线返家了。”

“少嬉皮笑脸的。”女儿的朋友不多,不多的几个人里面,叶敏是知道君子兰和霍靖琰这俩人的,但她不为所动,仍然板着脸,“君子兰就是被君玮给惯坏了,25了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要不是柳下惠娶了她,估计她想嫁人都难,霍家我不太了解,不过霍靖琰那孩子我看着还不错,这些年对你也很好,你年纪也不小了,不想做斗战剩佛的话就考虑一下?”

母女俩情深意长的对视了一下,刚才的感性小女儿瞬间炸毛,“我说多少遍了!不许说我年纪大!”

“呃……”叶敏愣了愣,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我又忘了……可你别不识数啊,25岁虽然不算大也不算小,你爷爷老了,我和你爸爸就算有心帮你遮掩,但云家就你一个,又是被你爷爷从小当眼珠子养,就算报恩,我们把你林爸爸林妈妈供养起来就行,你总不能顶个别人的姓名窝在江南一辈子啊……”

“停!停!停!母后不是从小教育我出外回家要先洗洗澡么,我现在满身都是灰尘和细菌,不洗澡怕熏着您,您先稍等片刻,我上去洗洗澡再下来聆听教条……”林梓恩生怕母亲教训起来没完没了,急急忙忙的往楼上冲去,好似唯恐跑慢一步就会被抓走改姓。

叶敏反驳不得,只是看着女儿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

清晨,霍家的餐厅。

“飘零多吃点,看你搬出去后不吃早餐都瘦了一圈。阿琛,快到餐桌这边来,不要不吃早餐就想着去上班。”霍母楚明慧热情的张罗着,还不忘拉住喝了一杯牛奶就想走的小儿子,“阿琰,凳子上又没有刺,你给我坐下来吃。”她这个做妈的还真是命苦,两个儿子都俊朗不凡,可老大都29了,连老小也25了,但为什么却没有一个肯乖乖的结婚,让她也过过当奶奶的瘾啊?

昨天刚去喝过老朋友家的孙子满月酒,羡慕得她一宿没睡啊,所以今晨她刻意让保姆休息,自己动手做了一桌美味的早餐,为的就是来几个苦口婆心的糖衣炮弹,让俩儿子该结婚的结婚,该恋爱的恋爱,这样离抱孙子才不远了吧?

霍靖琰故作一脸戒备,笑看着母亲。“妈,您昨晚一定要我们三个回来住,早上又这么热情,是不是有啥目的啊?叫我说您还是直奔主题比较正常,这样热情过度怪吓人的。”

“混小子,好好吃你的早餐,我先对你大哥说,说完再说你的事。”楚明慧在桌子底下踢了小儿子一脚。不过看到大儿子已经安静的在餐桌边坐下来,她忙眉开眼笑的,“阿琛,若水回来了,昨天在你周伯伯孙子的满月酒席上,她一直陪着我,一口一个楚妈妈的叫,我的心啊,都被她叫得甜化了,说来好笑,我们两家都准备联姻七八年了,你才只见过若水一次,所以昨天她一问你最近有没有空,我马上就替你反约她喝咖啡了……”

看大儿子淡定的吃着早餐,楚明慧苦口婆心的嘴再接再厉,“地点我都给你定好了,就是离集团最近的那个会所,时间是下午三点,不要给我说公事繁忙打马虎眼装糊涂,届时说不定我就去现场偷看你到底有没有去,记住了没?”

“哈哈,大哥这下逃不掉了,李若水是老妈早就看中的长媳人选,现在很多时尚杂志都捧她,说她这个名门淑媛是什么……三千年来难得一见的东方明珠,不过她作为当红巨星,人漂亮、身材好,演技也不错,做我大嫂真真合适。”霍靖琰笑的十分畅快,几乎是举双手赞成老妈这个英明的决定。

原本乖巧吃早餐的叶飘零有些听不下去了,眉一挑,很是不捧场的对着霍靖琰撇撇嘴,“阿琰,你是不是盼着大哥快快名草有主,自己才好与某人比翼双飞?”

某人?某人是什么人?楚明慧抓住叶飘零话里的中心词,很是兴奋的眯起眼,盯着小儿子细细研究,“阿琰,你是不是有事还想瞒着我?”

“咳,也不是瞒,只是她……”霍靖琰的脑子里忽然掠过林梓恩的清丽笑靥,刚想对着母亲坦承不讳,对面的霍靖琛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妈,你不要疑神疑鬼的难为阿琰了,他最近只热衷和杜仲、田七去游艇会,根本没瞒你也没有和什么女性朋友来往,你最该操心的就是他,而不是盯着忙得不可开交的我。”

听大儿子的话音,小儿子的感情还没着落?楚明慧情绪复杂,有些欣慰又有些失望,“不急,你们兄弟俩不要给我捣糨糊,我会挨个给你们安排的。”

顿了顿,她有些吃不准的看着小儿子,“阿琰,如果像你大哥说的,你到了今天还感情没着落,那你真该好好反思这个问题,别整天就知道登山航海,我可不想让外界说我楚明慧的儿子空有一副好皮囊,却笨得连女朋友都找不到。”

“知道了知道了。”霍靖琰对着母亲很是顺从的答应,略带困惑的目光却落在大哥身上:大哥刚才拦住自己话头的态度,怎么就透着几分不寻常呢?

“你们慢吃,我吃好了。”霍靖琛很是随意的站了起来,冲大家打了个招呼就想离开。

楚明慧见大儿子没给任何答复就站起来想走,也跟着站起来,两臂一伸,拦住儿子,“阿琛,你今天必须给个保证才能去上班,不然妈妈就没脸见若水了啊。”

霍靖琛了解母亲的性格,绝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类型的,为了顺利脱身,他笑着点头。

楚明慧满意得眉开眼笑,儿子们在外面虽叱咤风云,在家个个都是小绵羊,她欣慰之余又对着儿子的背影再次叮嘱道,“布鲁斯会所,三楼白金会员区噢……”

霍靖琛“嗯”了一声,没有回头,走出门先摸出手机,飞快的敲出几行字和一个笑脸,按了发送键的同时,目光高深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