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十四章 拨动心弦

李若水抽出手,转而指向尹哲楠,“就是你身边这位大帅哥呀,怎么,不介绍一下?”

君子兰得意的插进话来,“李小姐也觉得他们两个很般配?嘿嘿,他俩是我介绍的……”

李若水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林梓恩、又看看尹哲楠,完全一副真诚的样子,“是啊,看到他们,我脑中第一个词汇就是天造地设,第二个词汇就是……贤伉俪。”

贤伉俪……对这个形容词,尹哲楠几乎轻笑出了声,似乎又觉得不礼貌,忍着笑意看向林梓恩,目光里是不加掩饰的欣赏,终于遇到顺眼的女子,他真是太感谢君子兰了。

林梓恩一脸错愕,她没想到李若水竟会说出如此的话来,但她很快就恢复平静的笑了笑,“李小姐可能长期生活在国外,不谙汉语的精髓,这个词汇用在你和霍先生身上是恰如其分,用在我和尹先生身上就是……张冠李戴!”本意想说胡说八道,末了还是嘴下留了情。

“梓恩,”霍靖琛很是自然的叫她名字,淡幽的薄唇弯出浅弧,“那个词汇用在我和若水身上简直是南辕北辙,用在某个时刻的我和你身上倒是有几分贴切。”

他和她?林梓恩大大瞪圆了黑眸,仿佛惊吓过度,看着霍靖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倒是尹哲楠张大了嘴,沉稳高冷的霍大总裁——竟当众“调情”他的相亲对象?干咳一声,他望向君子兰:“原来林小姐和霍兄这么熟?”

他这是拐着弯指责君子兰竟然这么坑骗自己!

君子兰横了林梓恩一眼,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叹,转向面色不豫的尹哲楠笑着解释,“梓恩这个单身钉子户就知道工作,她和霍总……”

霍靖琛截断她话,“何止是熟,我们不但傍晚同乘一辆车、还早上分食一块饼干呢。”他有意无意的把话说的可供人浮想联翩的范围很大。果然,此言一出,立刻在众人脸上现出不同理解后的表情。

李若水表面优雅笑着风度不减,心却扭着疼:这个霍靖琛,永远是这样的残忍!八年来,除了年年生日托霍靖琰送她生日礼物糊弄长辈,平时总避她不见,现在又当她面与别的女人暧昧,他就不怕惹恼她吗?要知道她代表的可是李家,没有李家在上海动用政界的力量,霍家能拿下上海那么多好地皮?

君子兰先是一怔,后是佩服的笑叹:霍靖琛不愧是商界骄子,话说得真有水平!看情形,没准比相亲男主角尹哲楠更有戏。

林梓恩则不以为意的挑挑眉,虽然霍靖琛说的有些含糊,可事实上他也没有胡编乱造,好像是那么回事,只是,另外三人的反应也太夸张了吧?

率先回过神的尹哲楠总归也是商场上的腹黑老手,自然明白这些话不可全信,遂打着哈哈,想把这个话题扯开,“对了霍兄,听说你最近又捡了个便宜,注资了一家综合型公司,是不是真的啊?”

“是真的。”霍靖琛一反常态、回答的很是爽快,答完偏头看着林梓恩,语气自然而亲昵的问,“这里现烤的蛋白杏仁甜饼干比我们早上吃的味道还好,要不要来一份尝尝?”

‘早上’这词一出,林梓恩尴尬的抬头,感觉君子兰看过来的眼神暧昧无比,她下意识的回头,由于霍靖琛正好偏头过来想和她说什么,她的唇似乎微蹭到了他的脸颊,她的脸一红,心里说不出的异样转愠怒……他,该不是故意的吧?

霍靖琛身似触电,唇角荡漾着心情好到极点的浅笑,说实话,他刚才真不是故意的,不过是想去询问她要不要在饼干里面加些特殊的蛋白而已,可当她的唇微蹭到自己的脸颊……感觉非常美妙,心情激荡得好似在云端飞了一遭,看着她微嗔微恼的可爱模样,他心底那根经年绷紧的弦……给她不经意拨动了。

尹哲楠似乎察觉了什么,连忙再换话题,“林小姐,听兰兰说你们公司想找一个交易部经理,可以说说都有什么条件么,我刚好认识几个不错的金融人士,也许能帮你介绍。”

“哦,也没什么特别的条件,只要是符合交易所任职标准的都可以。”努力平静下来的林梓恩随意的说着,微恼的目光却瞟向多事的君子兰。君子兰自知理亏,心虚的冲她做了个鬼脸……她正好端起咖啡在喝,被君子兰一逗,咖啡险险泼了一身……

“没事吧?”尹哲楠关心的开口。

“没事。”霍靖琛当仁不让的代答,迅疾拿餐布去帮林梓恩擦拭着,并抬手示意服务生过来收拾,“去帮这位小姐现磨现煮一壶蓝山咖啡,记得我要牙买加的蓝山珍珠豆,不许拿其它产地的来糊弄我。”

“好的,霍先生。”服务生利索的收拾好桌上的咖啡渍,转身离开。

林梓恩和霍靖琛重新坐下,不过趁刚才服务生收拾的间隙,霍靖琛借口要和尹哲楠谈话方便,就巧妙的和林梓恩调换了位置。

林梓恩坐在霍靖琛与李若水的中间,在李若水充满压迫性的注视下,她感觉很是不自在,偏头看向窗外,不知不觉间,窗外已是夕阳西下。

“梓恩,你们公司需要交易部经理?那真是巧了,我有个朋友刚刚离开量子基金正想到国内发展呢。”霍靖琛偏头看着林梓恩,右手很自然的搭在林梓恩后面的椅背上,“如果你们公司真的需要,我可以和他联系,至于薪酬方面,你们可以面谈。”

“霍兄,你说的这人,该不是咱们同学中的美籍华人北堂墨吧?”由于太过讶异,尹哲楠抢先开口求解。

霍靖琛笑着点头,“尹兄的脑子就是较一般人反应快,怎么,你最近和北堂还有联系吗?”

“我可没那个本事!”尹哲楠自嘲的耸肩摊手,“我一直想找他,可他最近好像消失了一般,据说量子基金开给他的年薪十分惊人,可终究没能留住他去意已决的心……”

林梓恩尽可能的忽略霍靖琛那只放在自己身后椅背上的胳膊,尽可能的坐正身子,脑子却飞快的搜索着北堂墨的资料——记得七年前有个凭借期铜一战,名扬国际期货市场的美籍华人Allan,成名后被量子基金高薪聘走,好像……Allan的中文名字就叫北堂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