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章 别再联系

叶菲受不了地瞪眼,“毕竟是初恋,你就不怕梓恩会在楚策的强烈攻势下回心转意?”这话里虽然带着几分唯恐不乱,但内容也算货真价实的关心。

从一年前的聚会上第一次见到霍靖琰看林梓恩的眼神,她就知道,霍靖琰已经陷得极深,而林梓恩至今还处于毫无知觉的状态……其实,在感情方面,林梓恩实在是个非常迟钝又晚熟的人。

“你还不了解梓恩么,只要让她失望过一次的人,她绝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楚策,这辈子是再也没有机会了。”霍靖琰一边慢条斯理的回答叶菲问话,一边将手中的账本合起来,放在了桌上,温雅的面上尽是由衷的赞赏,“不愧是做过公司的人,不但把这里管理的井井有条,连营业额也是逐月翻倍的增长,梓恩果然没有看错人,不过,我们对洋酒的进货渠道得改一下,既然是做高档场所,就得保证酒水质量,必须是纯进口。”

这话把叶菲听得几乎本能地想笑一笑,即刻醒觉场合不对而忍住,只以话音向他表达着暗示,希望他听懂,“霍二少,洋酒进货渠道的事情完全没问题,我会抽时间详细汇报给你们,可是……几年了,你还不敢对她挑明吗?万一过几天她被别人追了去,到时候你可别抱憾终身啊。”

霍靖琰慢悠悠的端起面前的红酒,对着一脸焦急的叶菲只是报以举了举杯,并没有接话。他把暴风雨般的深情藏匿心底,只是为了不给没有信心投入新感情的林梓恩任何压力……可这些是他和林梓恩的事,他不想对任何人说起。

一墙之隔,两处世界,在隔壁的包厢内,林梓恩端着咖啡,背靠在沙发上,抬眼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楚策,淡声道,“你打了那么多的电话,到底想说什么?”

楚策凝视着她,如水的眸光落在她面无表情的脸上,仿佛在寻找着往昔的痕迹,好半晌才柔声道,“你同以前相比,似乎并没有多少变化。”

林梓恩听了,手指轻叩着咖啡杯子的底部,只是平静的望着他,也不说话。

不知为什么,在林梓恩这样的注视下,楚策竟觉得有点不自在起来。

其实,自从第一次重逢,楚策就发现如今的林梓恩,与他记忆中那个纯真可爱的林梓恩比,虽然在外貌上并没什么改变,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以前,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会笑微微地聆听,而现在,她面无表情的话语,不剩多少意义——但对他,却更具吸引。

“梓恩,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吗?”楚策斟酌着婉转的词汇,柔和的眸内透着殷切的希冀。

林梓恩仍旧未语,睫眸内,却一片冷芒。

以前说过的话?

似乎在他狂追、她被动接受的三年恋爱期,他的确曾说过无数的话,甜蜜的、温馨的、憧憬着彼此未来的,只是,在那个耻辱的夜晚之后,只剩一片模糊的疼痛,还有,那些模糊的时光,闪烁在她晶亮的记忆里,恍若当时的泪光,三年时光,足够她去成长蜕变!如今,这个曾让她差点相信爱情却又残忍摧毁爱情的男子再次出现在面前,却再也引不起半丝波澜。

“梓恩,当年的点点滴滴我都铭记如初,从始至终,你一直在我心里。”楚策直走到她近前,俯视那无波冷颜,唇角噙笑,“既然我们有缘重逢,可不可以给我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这话听在林梓恩的耳中,仿若最佳笑话。她挑挑眉,淡声道,“你该知道,只要让我失望过一次的人,我绝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三年前的事情,还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吗?”

楚策唇际笑纹微窒,深吸一口气,尴尬的解释道,“梓恩,那次……是我在两家聚会时喝醉了酒,被苏珊……”

“抱歉!”林梓恩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挑唇一笑,眉际的讥诮犹挂不去,“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你该明白,无论什么原因,三年前我们已经确确实实的分手,这个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她把“确确实实”这四个字咬得很重,冷寒的语气毫无回转的余地。

“可我……”楚策张口结舌的僵窒在那里,在记忆里,他从未听过她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原来,她真的是变了,那并不是他的错觉,而且这种改变……他看着她冷若冰霜的模样,不由得怔然出神。

“你所挂在嘴上的爱情,不过是人在长途旅程中来去匆匆的转机站,无论停留了多久,始终要离去坐另一班机。以后要各走天涯路,就不要再联系了。”林梓恩的话语虽不紧不慢,但愈发冷淡。

如此犀利的指叱,令楚策一窒,“梓恩,若情感能由人控制,我也不会一边暗中寻找你,一边拼着被责骂不孝顺也顶着压力不和苏珊领证结婚,我是真的无法忘记你,几年来,我对你的爱一直都是有增无减。”

“我想提醒你注意身份,‘爱’这个字,还请你专注的付到一人身上罢。”林梓恩无所谓地笑了笑,“好了,该说不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以后要没什么天塌地陷的事,请不要再联系我。”她把手中的咖啡杯轻轻的放在桌上,站起来,绕过楚策,径直打开包厢的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见她移身开门,楚策猝握她手臂,“小恩……”

手臂上的禁锢令林梓恩面容一紧,她用力甩了一下手臂,却因力量悬殊而未能甩开,而失控的楚策转身张臂,想揽她入怀……她气急交加,正想叫喊隔壁的霍靖琰的时候,一个低沉男嗓在门口响起,“梓恩!”

楚策没想到外头还会有人在,表情一僵,手指就不由松了开来。

霍靖琰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好像没有看到楚策般,视线落在林梓恩的身上,“时间不早了,可以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