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一章 蓝色妖姬

林梓恩看到霍靖琰的及时出现,心底一阵放松,提起沙发上的包站了起来,“是的,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我们走。”

霍靖琰一手接过林梓恩的包,一手自然的搂上她肩头,两人说笑着就要离开,却无人对楚策看上一眼,仿佛他只是透明的灵魂。

眼看着他们即将跨出门口,楚策冲口叫出林梓恩的名字,语气里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林梓恩!你给我站住!”

不等林梓恩反应过来,霍靖琰已不悦的回头,唇角斜勾,“放肆!”

楚策目瞪口呆。霍家表弟该不是亲疏不分吧?“放肆”这话不该是对着他堂堂楚少爷说的罢?“琰表弟……她她……”

“她是我朋友。”揽着林梓恩肩膀的霍靖琰,挑了挑眉,语调极为冷淡,“怎么,你还有事?”

“……”楚策无语愕立在原地,只剩怔怔望着那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的份,他还能有什么事?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者说什么,只是……他脑子里一片困惑……之前是霍家大少霍靖琛,现在又是霍家二少霍靖琰,这两人在豪门圈里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平民出身的林梓恩,怎会认识霍家兄弟的?

疾驰的蓝色跑车最终缓缓停靠在林梓恩的家门口,霍靖琰看了眼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言不发的人,试探的问,“还在生气?”

生气?林梓恩漫不经心的摇摇头。

霍靖琰深深的看着她,清亮眸心含了殷殷关怀,“没有就好。你一路上不理我,我还以为是气我刚才给你出的馊主意呢。”

林梓恩再度摇头,松开安全带时叹了口气,“霍靖琰,我不说话的原因和你无关,你不要多想。”

“梓恩,”霍靖琰眉梢微动,眸内教一抹愕然浸染,在她耳边低低诘问,“我们不是朋友么?什么叫和我无关?”

“是朋友没错,可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林梓恩目光投向窗外,声音有些自嘲和感叹,“我只是在想,短短几年间,一个人的变化就这么大……”蓦然回首逝去的时光,只能看见灰色的云,灰色的路,灰色的尘埃掩埋了所有……这世上唯物可以强取,唯‘心’不能强求,是楚策先变心的,他应该以幸福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何必装出痛苦的样子来苦苦纠缠她?

霍靖琰眉峰微微褶皱一下,“听起来,你似乎还有些在乎他?”

“我在乎他?”林梓恩讶然回眸,“你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我就算剩到百年孤独,也不会走回头路……”话音刚落,她微微愕住,为着他在盈寸的精致脸颊上,蕴藏着的某样情绪。

霍靖琰的笑容里忽然多了一丝隐秘的释然,“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放心吧,我心情好得很。”林梓恩推开车门,拎包下车,“我要进去了,你才回来,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晚安了!”霍靖琰薄唇翕动,黑曜瞳心映着她的影,在车顶灯光下柔波泛亮。

或许是昨晚的谈话真的起了作用,楚策一个上午都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将近中午时分,银星恒温的办公室内,林梓恩正击键如飞的为客户写着一个套期保值的方案,忽然听到办公室门外有人敲门。

她敲击键盘的手略微停顿,冲门外扬声道,“进来!”

秘书小李满脸兴奋的推门进来,先走到她的近前,叫了声“林总”,随即指着身后一位穿蓝色制服的小姑娘说道,“这是风信子鲜花速递公司的,她说有人订花给您,对方要求一定得您本人签收。”

林梓恩推开电脑,接过花束,草草的签了自己的名字,漫不经心的扫了那束蓝色妖姬一眼,貌似除了花,并没有只言片语,她皱了皱眉,“能告诉我这是谁订的吗?”

“这个……真是抱歉,我也不知道。”速递公司的小姑娘浓眉颦起难色,看到林梓恩的脸上浮起一丝失望,又不忍的想了想说,“不过,这束蓝色妖姬是荷兰进口的,上午九点多才经由荷兰皇家航空快递到我们公司的,我们只负责在江南的投递,不过我觉得,肯定是您的朋友从荷兰那里预定的。”

“知道了,谢谢!”林梓恩礼貌的道了谢,目送秘书带着速递公司的人出去,她 身子仰靠回椅背上,望着那束带着水珠的蓝色妖姬出神……出去几年,她在江南可联系的人屈指可数,君子兰和叶菲、田恬不可能给她送花,霍靖琰因对花粉过敏、从来不送花,楚策一直送她的是天堂鸟,那么……究竟是谁呢?

“林总——”随着虚掩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打扮精致的市场部经理殷勤倚在门口娇笑道,“能打扰你几分钟吗?”

“公事的话,可以。”林梓恩坐直身子,对着袅袅走近的殷勤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淡声道,“坐。”

殷勤没有在意林梓恩的冷淡,是因为看到林梓恩将那束蓝色妖姬随便丢一旁,惊讶得顾不上坐下。“哇,这花真漂亮,林总,谁送你的啊?”

林梓恩摇摇头,清丽面容挂上浅淡哂意,“我也不知道。”

“你怎会不知道呢?要知道这种荷兰进口的蓝色妖姬价值很是不菲的,人家还一大早就空运过来……话说,林总啊,同事一场,交个底,是不是哪个老板、阔少在追你啊?”殷勤媚生生的抿了丝诡笑,笑容中带着几分试探的神色,“听消息人士说,最近你可是引起不少人的关注呢。”

林梓恩没有接话,目光好似被电脑中的K线图给吸引了,整个办公室内,除了系统偶尔提示进场的警铃声,就是一片沉寂,殷勤原本是料得以林梓恩的脾性,必会开口求诘,而后者偏无这份自觉,只是静悠悠,闲悠悠,好似对电脑上的K线图异常感兴趣。

殷勤本以为借此机会,能套出些有价值的内容,谁知却讨了个没趣,便讪讪的找了个借口,悻悻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