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二章 为情布局

原本林梓恩以为,是谁恶作剧才会神神秘秘的匿名送她一把花,所以并未放在心上,可之后事态的发展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连续几天,风信子鲜花速递的那个小姑娘都会准点到交易所派送鲜花。

这么一来,经由接待处总机小姐红嘟嘟的小嘴尽情广播,没多久,整个交易所里已是人尽皆知,就连楼层内负责卫生的大妈见到林梓恩都是一脸笑,那眼神仿佛别有深意。

只是,这个神秘人除了大手笔的送花,花束上面并无只言片语,这让绞尽脑汁试探林梓恩许久也还是没答案的殷勤很是感慨林梓恩瞒得紧、心机深,只是这么一来,“林梓恩”这三个字,也算是在S期货交易所里小小的火了一把。

眨眼间,又是一周过去。

就在这白驹过隙中,林梓恩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盯着准点送到的蓝色妖姬出神——这已经是第14束了,整整两个礼拜、14天,天天不间断,甚至在周末也会送来,她已经把但凡有一点怀疑的人都问了一遍,可依旧是毫无线索,到底是谁呢?

秘书小李进来送需要签字的文件时,林梓恩习惯性的冲她指了指安静的躺在桌子上的花束,丢掉可惜,留下碍眼,送人是最佳的选择。既然问遍了认识的人都徒劳无果,她决定等那个神秘人自动浮出水面。

目送小李拿着花束开心的走出去,她起身倒了杯咖啡,还未送到嘴边,手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梓恩,”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道魅惑男嗓,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我是霍靖琛!”

霍靖琛?霍大总裁?林梓恩愣了一下,“霍总,你有什么事吗?”

“我看了你们为翘楚做的套期保值方案,写的非常好,利弊分析得极为专业。”霍靖琛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润。

“谢谢,”林梓恩出于礼貌客气着,忽然想起北堂墨的事情,就随口问道,“哦对了,霍总联系到北堂墨了吗?他……”

不等林梓恩说完,霍靖琛轻笑着接过话头,“北堂今天会到达江南,你,今晚有空吗?”

一听大名鼎鼎的北堂墨要来江南,林梓恩极其极其意外的“啊”了一声,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霍靖琛温润的嗓音在电话那头紧着问,“五点半,可以吗?”

数秒后,林梓恩才明白霍靖琛说的是晚上吃晚餐的时间,北堂墨要来的意外压倒了一切,她想也不想就爽快回道,“当然可以。”

“你下午会在单位吗?”霍靖琛语气中带着心情极好的味道。

“是的,我们下午有碰头会,会议估计在五点左右结束。”虽不明白他的用意,林梓恩还是实话实说。

“那太好了,我下午刚好要去期货交易所附近办事,五点半我在交易所门口等你。”

“好的,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梓恩笑着收了线,随手又啪啪啪的敲出另一串号码……老妈训斥过她的第二天就飞走了,作为银星在江南的负责人,她每天的应酬很多的,卢奇没来的时候,她几乎每天的午餐和晚餐都是饭局,她已经习惯了这些,虽然不是很能融入。“喂,是我,苗姐,今晚不用给我准备晚餐……嗯,是的……我今晚有应酬,……等我妈妈打电话回来时候,你告诉她……好好,就这样……”

“老大,荷兰那边的‘花之语‘公司来电话了,问您还要不要续订。”

“当然要!另外,再增订一个季度的tulpasneraTulipagesneriana!”

“好咧,我马上去安排。”

霍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一脸隽永浅笑的霍靖琛冲面前的心腹干将顾全挥了挥手,“去吧,手脚漂亮些!”

“必须漂亮!”忠心体事的顾全立即笑答,转身离去时又冲霍靖琛拍胸口保证,“我办事,你放心,绝不会走漏半丝风声。”

办公室的门一开一关,瞬间又恢复了寂静,霍靖琛仰靠回椅背的身子散漫慵懒,他点了一根烟,这几年烟瘾大了许多,其实喜欢的倒不是吸烟的刺激,反倒是一支烟在手时的寂寞。

“砰”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位穿牛仔裤、黑风衣、拖着拉杆箱的男子急匆匆的闯了进来,身后紧跟着一脸惶色的秘书小姐,并连声的提醒着,“先生,你没有预约是不能进来的,请你马上出去……”

“没事,你先出去吧。”霍靖琛看了看来人,冲秘书小姐摆摆手,示意她退下去

来人不仅胡子邋遢、头发凌乱,而且身上衣服的折痕明显,进门先丢开箱子,大刺刺的坐在霍靖琛对面的会客椅子上,一脸不爽的嚷嚷道,“阿琛,你一天三道金牌的追命,到底是啥事这么火烧火燎的啊?”

“计划有变,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请你回来。”霍靖琛无限同情的看了来人一眼,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这位平素总是收拾得干净清爽、风流倜傥的金融名人北堂墨,竟然以一副被打劫后的模样出现,可见是来的有多匆忙。

“又有变?”北堂墨无力的翻了翻白眼,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你是叫霍靖琛呢还是叫霍三变?”

霍靖琛抬头看了北堂墨一眼,对这位大学好友的嘲笑仿佛全然不闻,只以讨好的开口商量道,“我准备把你出面收购的期货公司提前入驻S期货交易所,手续什么的你出面去办理,至于期货公司总经理一职,表面上暂时由顾全出任,至于你嘛,算我欠你个人情,暂去银星屈就一下吧。”

“我去银星?”北堂墨的白眼瞬间冒出:这霍大少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自己从举世闻名的量子基金跳出来是为着帮他打理一家新公司的,如今这还没上任就给指派去别家公司,还连降几级……如斯的本末倒置会不会觉得诡异?“哎,我说霍大少,你不是给兄弟开玩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