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三章 为情布局2

“不是玩笑!”霍靖琛两手交握着放在桌上,语气里是满满的诚恳,“我也知道这样很委屈你,可目前你必须得为我去屈就,至于原因,以后我会详细讲给你听,目前只能请你体谅一下……”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算我欠你的!谁让我鬼迷心窍的舍弃索罗斯而想跟你混呢!”北堂墨大眼珠子眯细,盯着霍靖琛上下打量了好几遍,一手摸上冒着胡茬的下巴,“去银星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你这样大张旗鼓的把我弄回来,到底是帮什么人的忙啊?”

想到那个人,霍靖琛眉宇掠过浅悦,唇边似有一丝浅笑,不答反问,“做银星的交易部经理一职,你能胜任吗?”

“哇靠!”北堂墨仿佛被侮辱似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拍着胸脯愤愤然,“在金融界,好像还没有我胜任不了的职位吧?”见霍靖琛不接话,他撇了撇嘴,“我敢肯定,你要帮的人一定是和你关系匪浅……”说话间,他又把一份资料丢给霍靖琛,“这是我为新期货公司挖来的人员资料,既然我得大材小用去银星做交易部经理,那你就让顾全好好的熟悉一下吧。”

霍靖琛饶有兴趣地坐直身子,拿起资料,随意的翻了翻,目露赞赏道,“不错,你找的人,果然个个都是悍将。”说完,他指指北堂墨所坐位置右边的一个文件袋,轻笑道,“你刚刚回国,我西溪花园那套房子归你了,手续已经办好,你今晚可以拎包入住。”

北堂墨不以为然的拿起手边的资料,打开一看,不由得双眼放光、失声叫出,“哇靠,你西溪花园的房子据说造价不菲啊,阿琛,你来真的啊?”不就是去一家期货公司屈就一下嘛,竟然能得到霍靖琛的一套豪宅?那真是,赚大发了啊。

“你要不要?”霍靖琛眉一挑,唇沿似笑非笑的调侃,“谦虚掉了可就没有了。”

“要要要,我又没病,怎会不要?”北堂墨一把抓起那份文件,立即打开箱子塞了进去,好像唯恐霍靖琛反悔似的,“江南的房子一天一个价的飞涨,我最近正想入手一套房,你就送上门来,要不咋说跟着霍大少不愁吃穿住行呢。”嘴上唠叨着,手上却麻利的把文件放进箱子,又拉上拉链,直起身用手耙了耙凌乱的头发,不放心的再次追问,“哎,阿琛,除了让我去银星做交易部经理,再没有其他的附加条件了吧?”

“条件就是……你在银星得无条件的服从一个人的安排……”霍靖琛按灭烟蒂,别有深意的弯了弯唇,“不过以她求贤若渴的秉性,应该会给你很优厚的待遇。”

“是吗?”北堂墨眼一翻,精眸划过一抹疑惑,“话说,这天上掉馅饼的美差,咋就落在我头上了呢?”

霍靖琛淡淡看了他一眼,幽深的眼眸解读着北堂墨脸上的疑惑表情,淡声道,“因为你是量子基金出来的,恰好符合某人的求贤标准。”

“某人?”北堂墨不由得愣怔在当场,好一会才摸着鼻子悻悻的自语,“某人是谁啊?能让霍大少费心安排的某人肯定有三头六臂,哎……我这股价一天内从飙涨到跌停,真不知是天降馅饼还是陷阱啊。”

下午五点,刚刚结束会议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林梓恩,疲惫的按着眉心,正想倒杯咖啡,忽然想起君子兰最近的感情生活比较郁闷,就拿起电话想问一下情况,敲出号码了好一会才有人接通,她刚叫了一声“兰兰”,对方立刻不耐烦的说打错了,并粗暴的挂了电话……

她狐疑的看着号码连着研究了好几遍,又一个数一个数的核对了一遍,确信无误后又拨了过去,这次她为了怕对方挂断,很是客气的说,“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这号码是我朋友的,请问……是您捡到的这个手机吗?”

“捡什么捡啊!”对方很是理直气壮的振振有词,“这手机是我刚刚偷的!”

“偷的?”林梓恩一愕,刚想再问是什么地方偷的,对方就不耐烦的挂断了,再打过去,只剩语音提示的关机声。

正发愣间,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陌生的号码,她迟疑着接了起来,“哪位?”

“梓恩?”电话另一边,传来霍靖琛的温润笑嗓,“我到交易所楼下了,你下班了么?”

林梓恩轻拍了一下额头,差点忘记和霍靖琛有约了,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嗯,我马上下去。”

走出期货交易所恢弘的办公大楼,目所能及的位置并未发现霍靖琛素日所乘的法拉利跑车,只有一辆低调奢华的灰色宾利安静的停靠在交易所门前。

“梓恩”看到林梓恩走出来,车内的霍靖琛不由得唇角漾起浅悦,立即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晚餐去吃意大利菜,可以吗?”

“可以。”林梓恩笑了笑,坐进车内,闻到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她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强调道,“去哪里吃饭都无所谓,不过今晚一定得我请客。”

“嗯。”霍靖琛发动车子,弯唇淡笑道,“我们之间毋需客气,谁请谁,都一样……”

车子行驶了一会,林梓恩才后知后觉的驳斥,“不一样的!你已经帮了我几次的忙,现在又介绍北堂墨,于情于理都得我请你。”说话间,她忽然看到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跃入视线,一怔之后,急忙拍拍霍靖琛握住方向盘的右手臂,“快,靠边停一下,我看到了君子兰,我正在找她……”

不等林梓恩说完,霍靖琛已减慢车速,把车停在了路边。

林梓恩快速下车,小跑到君子兰的身边,阴雨的街头,君子兰穿着单薄的风衣,戴着口罩,再用一个大大的墨镜挡住眼睛,波浪卷发披散在肩头,被冷风吹得前后飞散,如果不是那件风衣是她晚秋时候送出去的礼物,林梓恩还真没看出来面前的女子就是最怕冷的君子兰。“兰兰,你大冷天的站这里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