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章 冤家路窄

“抱歉,我不是故意逆行挡路的。”林梓恩带着哭泣后的浓重鼻音尴尬开口。

“没关系,你还好吗?”

冷冷淡淡又显得慵懒无比的低沉男声自完全落下的车窗里飘出,像是波纹一样在林梓恩冰冷心尖上震荡开一圈圈暖意。

但她此刻没有能力、也不想记住这个在她被羞辱抛弃后第一个给她一丝莫名温暖的人,胡乱摇摇头抹去眼泪,她启动车子再次上路。此刻她所思所想的就是快点回家,找出那张早就收到本想为楚策牺牲的芝加哥大学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留学也好,疗伤也罢,只求尽快离开这个让她多呆一分钟都要窒息的城市。

“大哥。”林梓恩的车子刚开过去,躺卧后车座被搅了好梦的霍家二少霍靖琰就带着醉意问,“前面发生什么事了?车怎么停下不走了?”

霍家大少霍靖琛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黑色衬衫上的白金袖口在灯光照射下发出一道亮光。“没什么,最近金融风暴愈演愈烈,我们集团去年在芝加哥收购的基金公司亏损厉害,我突然想亲自过去一趟。”

“想去就去,反正你就是个飞人。”在百年豪门霍氏家族里面,最不擅、也最不喜经商的二少爷霍靖琰嘟囔一句,然而也不再多问只是翻过身想继续睡觉。

“去上海的行程取消,把你送回家我马上去机场。”

“马上去机场?”霍靖琰醉意顿消,一咕噜爬起来,失口问出,“大哥,今天可是若水的22岁生日,你不去上海给她庆祝?”

“芝加哥那边没我不行。你和若水比我熟,明天替我跑一趟,她不会介意的。”

见大哥说得理所应当,酒精加上急躁让霍靖琰倍感头疼,“大哥,若水是我初中同学不假,可她也是老妈替你看中的未来夫人人选,平时你工作忙冷淡疏远她也就算了,可你总不能年年生日都让我替你去送礼吧?”一替就是八年,这是何等苦差!

霍靖琛双手把着方向盘,目光落在前方,看着林梓恩的车子在岔路口转弯,薄唇浅浅地勾出一抹魅惑弧度,并不接话。

光阴,流年,似箭,如梭。

古人就是感性,能把日复一日的时间形容的如此雅致。

活过25年,林梓恩的最大领悟就是做人不能太感性。

一感性,人生就没了踏实。

这就是在三年前被分手时,她堪破了这点。

分手后的这几年,她的性格十分理性,可以说无论是国外留学还是回国后的工作中都没人能让她去尝试感性,在她看来虚无缥缈的感性远不如理性值得信赖。眼看她即将理性的蹉跎进剩女行列,身边人都急得不行,可她依然理性得要命。

只是她从没想到,会在回国后的职场上,再遇见楚策。

“梓恩?”

才走进邀她所在公司来参加竟审的翘楚集团一楼大厅,迎面传来楚策的惊喜招呼。

这是狭路相逢?

林梓恩抿抿唇,刚想忽略而过,背后又传来一道见鬼似的大呼小叫,“林梓恩?”

这是冤家路窄?

感性想让她目下无尘走过去;理性却让她优雅转身,礼貌招呼,“嗨,苏珊,好久不见。”

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她曾经对此说法嗤之以鼻,但苏珊这个闺蜜一出手,就让她难受,纯爱三年抵不过一夜缠绵,直到现在,她都能清晰记起三年前那个晚上发生的一切。虽然她已完全放下那段感情,但那件事,总归是她心底一道抹不去的耻辱。

苏珊表情一滞,随后面带讶异的走过来,娇嗔,“梓恩,你这三年去哪了?是不是被哪个大老板金屋藏娇啊?就算被藏着包养也不能三年都不联系我们啊,我都快想你死......对了,你今天怎么会一个人出现?翘楚是我家和楚策家合开的新公司,你来这有事吗?”

林梓恩听着苏珊语无伦次里的暗箭激射,无动于衷,最起码和情绪激动的楚策相比,她很理性。

理性让她有了从容淡定的气度,甚至在此刻,面对这曾背叛自己的前男友和前闺蜜都能这般云淡风轻,连她自己都诧异,怎么可以如此理性?

“半个人出现我怕吓着你啊。”说到这里,她笑着杨了杨手中的资料,“今天过来纯属公事而已,不过,我还真不知道翘楚集团就是你家开的。”

一听这穷鬼上门是有求于自己,苏珊微松一口气,亲热去挽楚策的手臂,楚策却闪身躲过,她也不生气,继续媚生生叫道,“老公,来参加竟审的各家公司都在会议室等着呢,辛苦你先去招呼一下,我和梓恩好久没见我太想她了,我想再和她聊几句,聊好直接带她去会议室,完了我再安排个隆重的接风宴,咱们好好叙叙旧。”

楚策见林梓恩完全忽视自己如透明灵魂,张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在苏珊以目光暗求下什么也没说,努力挪动要生根的腿转身。

“梓恩,”楚策一离开,苏珊的表情和刚才判若两人,冷着脸,贴近林梓恩耳畔,语带阴狠,“我不管你突然出现是什么目的,但有件事我想你该明白,楚策是我的,任何觊觎他的女人我都会让她身败名裂!另外,公司这块是我做主,就算你是我同学,我也不会徇私与你合作。”

“我明白,合作和感情一样都是双向选择,”林梓恩先把手中资料放进包里,然后对着苏珊不卑不亢的笑笑,“既然现在我们都没有合作意思,那我就不去参观你们的会议室了,你留步,我们不必再会。”

“不必再会?”苏珊挑眉,用不加掩饰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林梓恩的穿着,估值为普通上班族后,语带鄙夷,“说的真动听,不过是现在假装离开,私下再背着我去跪求楚策而已。”

跪求?林梓恩好像听到什么可笑的字眼,淡然清浅的眸内浮上讥色,“苏珊,做了四年大学同学,就算你不清楚自己的膝盖有多软,也该清楚我的膝盖有多硬,何况我从没有下跪的习惯。”

这句话刚落,苏珊身形一僵。她从大一看到楚策的第一眼就陷了进去,当初为得到楚策,她是三十六计轮番的用,‘跪’这个动作用了多少次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但这段经历已随着她成为楚家准少奶奶而成为隐秘过去,这么多年没人敢提起,现在却被她的手下败将林梓恩提刀戳过来,当真是……

脸色变化不定好一会,她才露出阴测测的笑,“梓恩,你还是那么孤傲。当初我就是看上你的孤傲,才敢先和楚策生米做成熟饭再逼你退出成全,不过同学一场,你要现在还是无人问津的剩女,不如跪求我给你介绍几个我圈里的高富帅,省得你一把年纪还跑出来赚辛苦钱。”

“算了吧!能配得上我这斗战剩佛的高富帅,肯定是你圈望尘莫及的。”说完这霸气无比的话,林梓恩转身就走。

苏珊气得一时词穷。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是她赢了,可今天看到林梓恩突然出现后楚策的表情,她的心顿时愤恨无比,这个穷得只剩一副伶牙俐齿的贱人,从始至终都让她没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