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五章 捉奸在堂

蓝色妖姬?

林梓恩一愕,好一会没回过神来。对于那些蓝色妖姬、对于那位神秘的送蓝色妖姬的人,她曾经有过无数个大胆设想,但每个设想之中,都绝不包括眼前令无数女人发花痴流口水的霍靖琛。

几乎本能地想笑一笑,即刻醒觉场合不对而忍住,只以眼神向他表达被雷得外焦里嫩,她此刻真想问他一句:为什么要送她蓝色妖姬?

可这个问句太暧昧,在舌尖打转了良久,终还是被她给吞了回去……因为对于暂不考虑感情的她来说,他的答案无论是什么,都不是很重要。

而霍靖琛似乎还在等着她的回答,两人目光相对了足有三秒……林梓恩的脸颊开始控制不住的微热,出于心虚,她慌忙结结巴巴地把话题给岔了开去。霍靖琛见了,薄唇浅浅的勾起一抹完美弧度,也就没有再追问,只是向伺者挥了挥手,便要结账。

林梓恩看到侍者送来账单,忽然反应过来,来之前曾说过这顿她请,就急急忙忙的拿起背后的包,她的背包太大、里面的东西有又很多,在包里翻来覆去……霍靖琛看她脸颊绯红、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由得挑了挑眉,轻笑道,“这顿我请。”

“不行,来之前说好的……”林梓恩终于翻出钱包,一面抽卡一面回答,却不防霍靖琛忽然伸过一只手,取过她的钱包,复又放回她的包内……她不由得一愣,正犹豫着要不要再坚持买单,霍靖琛温润的嗓音已轻轻响起。

“这次我请,下次你再请,好不好?”虽然他用了商量的语气,但神态间却带着毫无回旋的味道,林梓恩只得无奈的点头。

签完单,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包厢,林梓恩脚步缓慢,短暂的踌躇后跟到电梯口,与此同时电梯门叮声打开,他率先进去,挺拔身形随意地立在中央,她跟着入内,轻轻站到角落的最里头。

当梯门关闭下行,霍靖琛直视全镜面的梯门,深沉的眼眸从镜中锁定身后的身影,轻笑开口,“刚才我注意到你用餐时候看了几次时间,是不是还在担心君子兰?”

心思被看穿,林梓恩也不掩饰,“她今天的状态不好,我怕她出什么意外。”

霍靖琛刚想说什么,他的手机就响了,接完电话,电梯也正好到了一楼,出了电梯,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一楼大厅的客人不是很多,林梓恩的视线却突然被某处吸引,不由惊讶叫出声,“柳下惠?”

“什么?”霍靖琛不解的问。

“君子兰的老公柳下惠。”

霍靖琛立即顺着林梓恩视线看去,见门口休息处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而这男子的貌相……“你说他就是君子兰的老公?可我好像在飘零那里见过他的照片。”

飘零,飘零是谁?

林梓恩刚想追问,就听见霍靖琛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君子兰不顾自尊寒风中盯梢的悲哀让林梓恩等不及追问飘零是谁,就小跑上前,切齿低呼,“柳下惠!”

沙发上一坐一躺卧的男女闻声抬头。

柳下惠乍一看到老婆的闺蜜突然站在自己身后,尴尬得想要站起来,而那个女人却伸臂勾住他脖颈……还不忘招呼林梓恩,“哟,这不是上次勾搭楚策未遂的林总么?怎么,勾不到苏珊家的楚策就想抢我家的柳下惠?”

“我勾搭楚策?还抢你家的柳下惠?呵,这位小姐,你是不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林梓恩像听到极大的笑话似的,说完之后,又近前一步,盯着挣扎得面红耳赤的柳下惠,目内怒焰灼灼,“柳下惠,我怎么没听说你什么时候与君子兰离婚再娶的这位小姐呢?”

柳下惠被林梓恩质问得面皮抽紧,自知理亏的他不敢吱声。

被戳到痛处的女人见柳下惠不敢出声肯定自己的地位,咒骂一句后就猛地甩开的柳下惠,扑过来抓住林梓恩的手臂,狠狠的抛了出去……

“梓恩!”霍靖琛惊鸿一瞥,只是接了个电话……慢了一步,结果就看到林梓恩被柔道高手叶飘零像抛物线一样抛出去。

因为餐厅内温度比较高,林梓恩的大衣是抱在手上的,身上只着一件白色的薄针织衫,她被抛在雕像上,接着再摔倒在地上……她感觉左手臂一阵刺痛,接着就有潮潮的湿意。

霍靖琛快步上前扶起林梓恩,看她左手臂上的白色针织衫很快就被浸出的血丝染红,不由得心头一紧,看向那女人的眸心一片清冷,“飘零,你太过分了!”

叶飘零正被霍靖琛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再听他为那个早三暮四的女人怪责自己,就有些不服气的辩解,“霍总,是她先想抢我的男人,我只是捍卫爱情……没有人会忍受被撬墙角……”

稀里糊涂当上香饽饽的柳下惠有些尴尬,审时度势后就想去察看林梓恩的伤势,却在霍靖琛冷厉眸光下冻止了步,只得连声道歉,“对不起,霍总,这事因我而起,真是对不起!不过梓恩的伤耽搁不得,再说这里也不是可以久留的地方,以免被记者发现,我们先去医院吧,至于其它的,等明天再说,好吗?”

“梓恩的伤,不劳你费心!”霍靖琛斜睨了柳下惠一眼,薄唇勾起冷嘲弧度,“你最好记住自己已婚的身份!”说完,看也不看叶飘零,就扶着林梓恩,径直向外走去。

包扎后走出医院的大门,林梓恩的鼻翼似乎还萦绕着医院令人不舒服的消毒水气息,她边走边闷声道,“时候不早了,我想去看看君子兰,你也该去看看你的飘零,我先走了。”左手臂的划伤很深,虽然包好了,可还是有些隐约的疼,她眉头紧皱,无处发泄的怒气不自觉的就转移到与那个飘零认识的霍靖琛身上。

霍靖琛紧跟一步,靠近她耳边低道,“飘零是我母亲收养的故人之女,大学毕业后进了霍氏,她只是我的助理而已,和我并没什么其他关系。”

他独特的气息随着说话浅浅拂过她的耳垂周围,尤其当他说完抽身时,薄薄的唇瓣似乎轻蹭过她的耳廓边缘,林梓恩只觉半边脸连着颈上肌肤全都热辣辣地发烫,任是一颗凡心在尘世里已沉如入定,此刻也控制不住突突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