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六章 到爱距离

这人,林梓恩悄悄深呼吸镇定心弦,为免情绪外泄,脚步不自觉就加快了许多。

“梓恩……”殷切希望化为一声丝般吟唤,他紧跟而上,轻轻在她鬓边耳语,“我送你去君家吧,这么晚了,别说你是受伤了,就算没有受伤,我也不放心。”

这等暧昧说辞,令她不驳斥也不行了,忽的停住脚步,猝不及防下,她纤薄背脊撞上了他的胸际……她不由得脸热心跳,为她撞上的精实触感,以及他离她太近的距离,“你……霍总,不用麻烦你送我,医院门口有很多出租车……”

霍靖琛绕到她身前,截断她话,“如果你嫌麻烦,不如你把我当做出租车司机,给车费的那种,好吗?”

司机?林梓恩微微愕住,为着他在盈寸的精致脸颊上,蕴藏着的某样情绪,“可是……”

“走啦。”霍靖琛薄唇翕动,黑曜瞳心映着她的影,在路灯下柔波泛亮,她回过头,一丝连自己也说不清的恼意闪自眼底,不等她暗中责怪自己,他已拉着她走向了细雨中的汽车旁。

再次坐进他的车内,林梓恩的心情复杂得无法形容的,说完君子兰家的地址后就沉默着不再开口,霍靖琛也没有开口,却随手打开音乐,暖融融的车内,瞬间流淌着拨动她心弦的歌词——

天空抱住了白云

清风细读过叶纹

想我也学会自然共你走进

这分钟我是过路人

爱上你想跳出黑暗

能否这一次去掉你执着Woo

谁像你笑声画满花卉

不可能回响都美丽

谁像你眼睛亮照天际

今生今世仍旧会着迷

爱你  总似最终一切……

君子兰接到林梓恩深夜造访的电话,亲自跑出来开门。

“小云云啊,我都说没事了,你怎么又这么晚跑来?”披头散发的君子兰伸臂揽向林梓恩的肩头,不期碰到那只受伤的手臂,她下意识的“哎呦”了一声,倒吸了口冷气,“没……什么,就是顺路过来看看你睡了没。”

“睡什么睡啊,”粗心大意的君子兰毫无察觉她的异样,只是开心的嚷嚷,“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不知柳下惠是不是良心发现,刚才竟打电话说半小时后回来……”

霍靖琛站在君家大门外的阴影里,隐约听见林梓恩那一声被碰疼后的叫声,心头不由一紧,把受伤的林梓恩送到这里安慰君子兰,他其实很不放心,但却不得不来。

双手习惯性插进裤子口袋,左手隔着烟盒触到了金属的冰凉,是那块被他拣到的她的手表。

缩回指尖,顺手捞出烟盒,阴影里很快燃起一抹蓝色火点。

曾经也是这样的夜晚,多少次在汇集几十个国家的名门继承人实战演习中,各自为终极目标的两个人面对面、手挽手,虽然那时脸上都戴着薄如蝉翼的面具,但荡漾在心口的情愫却假戏真做得缠绵入骨,只恨不能把对方融进体内与自己合二为一,从此再不会有分离的一刻。

青春年少的经历太美好,美好得他回国后完全无法适应生命中突然失去她消息的日子,就如同即使咬牙独自走过八年已找到了她,也依然无法排解内心深处的忐忑。

为等她归来,几乎早生华发,为让她认出他,费尽百般心思。

当烟蒂在指间熄灭,终于,他忍不住问自己。

还要继续吗?

他从来没有试过做事半途而废,更何况这次何止精心谋划几年,若在此时放弃,会不会功败垂成?

可是,还要继续吗?

她仍没有认出自己,但,他还要继续以这样的方式循序渐进吗?

答案是:要。

既然她早就毫无章法的闯进他心底世界,那么这一生,她便得为他留下。

听着君子兰开心的叽哩哇啦,林梓恩下意识的偏头看了看藏身在暗影处的霍靖琛,她犹豫了一下,实在不忍心说出今晚都发生了什么,她担心君子兰要是知道柳下惠的情人刚刚和她发生过肢体冲突,会不会接受不了的崩溃?

“怎么了,小云云,你好像满腹心事啊。”站在花园内,君子兰才察觉好友的沉默有些反常,尤其是她说柳下惠要回来的消息时,好友的反应明显是有惊无喜,遂转着叽哩骨碌的大眼戏谑的笑问,“你这愁肠百结的样子,不会是霍大少今晚向你表白心迹,你还未考虑好答不答应吧?”

林梓恩脸一红,生怕被门外的霍靖琛听到似的连忙否定,“没有的事,别乱讲”顿了顿,她只得捡着词汇,语重心长道,“既然柳下惠要回来,那你也要做出应有的低姿态,不要再发脾气,等会你们好好的聊聊,毕竟结婚几年了,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夫妻都要心平气和的去共同面对,记住了没?”

“记住了,记住了,话说,你今晚怎么像老妈子一样啰嗦啊?”君子兰没心没肺的扮着鬼脸。

林梓恩哭笑不得的看了她一眼,有些事又不好明说,只得含含糊糊,“能开玩笑,说明你心情不错,那我先回去了,柳下惠回来后要是有事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好了,外面太冷,你赶快回屋去吧。”

“那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虽然很想再和好友说些私房话,可一想到柳下惠快回来了自己得去换衣服化妆,君子兰就没有多加挽留。

走出君家的大门,林梓恩下意识的扫了眼霍靖琛之前站的那片阴影,冷风中,那里空荡荡的,她以为他已经走了,就把大衣的领子竖起来,准备走到小区门口去打出租。

只是,她刚走了不到五十米,就听到身后有车子的声音,缓缓回首,霍靖琛的车已平稳的停在她身后。

知道这会再说拒绝的话就是矫情,林梓恩不客气的坐进了副驾驶座,只是木着脸,并没有说话。

“刚才看到你和君子兰站在外面聊天,怕你太冷,就去边上会所买了杯咖啡。”说话间,霍靖琛递给她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快喝点暖和一下吧。”

热热的咖啡杯仿佛通过掌心把林梓恩心底的冰冷瞬间拂散,但她并未立即去喝咖啡,只是捧着咖啡杯看向窗外,她不是很明白,只是几面之缘,霍靖琛为何会对她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