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七章 贵人还是归人

睡得不好,早上醒来后林梓恩觉得头有些昏沉沉的。

昨晚的经历太过狗血,导致她做了一夜狗血的梦,不是梦到君子兰去找叶飘零拼命、就是柳下惠在叶飘零的挑唆下坚决要和君子兰离婚、再不就是家人得知她受伤要带她离开、而高深莫测的霍靖琛竟带着那些蓝色妖姬挽留她不要走……

又赖了一会床,考虑到今天是北堂墨首次到公司,为显重视,她得安排个热烈的欢迎仪式,这才不得不爬起床。

左臂虽然没再流血但还是有些隐隐的痛,妈妈因急事离开后,老旧的小院里只剩她一个人,饶是她再坚强独立,一只手穿衣洗漱也显得笨拙,足足耗了半个小时才收拾完毕,经过养父母那空荡荡的房间时,她脚步微顿,内心不无苦涩地想,搞不好她受伤的消息真会被传出国门,到时候爷爷一声令下她只能做回原来的她。

客厅里的老式挂钟整点报时,响了八下,来不及弄早餐吃,只带了包饼干就急急的出门。

昨晚没有通知司机用车,而一只手又不方便开车,她准备赶到小区门口去打车。锁门之后,左手腕习惯性抬到眼前,腕上空无一物时才记起,昨晚被叶飘零摔出去时不只是摔伤了手臂,还摔丢了那块对她意义非凡的手表,忍不住微微失神。

但她并不后悔为君子兰出头,谁让她俩是死党兼发小呢。

一蹉三叹着走出来,赫然看到一辆灰色跑车安静的停靠在她家门外,车窗半开着,霍靖琛正坐在驾驶座上翻看文件……她不由瞪圆了眼睛,看他就象看天外来客。

“霍总?”繁忙如他,怎会出现在她家门外?

霍靖琛闻声抬头,见林梓恩站在车外,连忙放下文件,抬腿下车,温雅面上浅笑如春风,“还疼吗?”

“啊?”林梓恩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只愣愣地站在原地,望着他,张嘴发出了一个单音节。

“早上北堂打你的电话,你关机了。”霍靖琛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反正今天不是很忙又顺路,我就过来看看。”

听话音,他是在担心自己?

林梓恩怔了怔,不明白为何他的眼神在关怀中多了一丝她说不出的涵义,还没来得及细想自己是否有地方令他误会了,又因担心关机错过费劲求来的北堂墨,连忙解释,“我晚上有关机的习惯,早上忘记开机了,那个,北堂不会给我打电话打不通就反悔不来了吧?”

“反悔倒不会,就是,”霍靖琛淡幽的薄唇弯出浅弧,“他顾忌你们第一次见面有些话不好谈,一定要我先和你说说他的做事风格,免得工作中你对他不了解而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这么说,霍靖琛是受北堂墨所托才来她家的?林梓恩意外一笑,笑容在清晨阳光下明媚动人,“那真是太麻烦你了。”

“也不算麻烦,听说我的校友卢奇也在你们那里,大家都是朋友,中午刚好聚个餐,既是为北堂接风,也是为卢奇贺喜,你觉得可以吗?”

他安排的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她只剩带着感激,点头赞同。

直到坐进车里,林梓恩的脑子里还是一片小混乱,她本没打算和霍靖琛有多深的交情,可机缘巧合下她却欠他很多人情,他好像对她有些特别,也许是她敏感,或者只是错觉,总之他对她的态度,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车子驶出小区门外,霍靖琛好似不经意的问,“吃了吗?”

半垂的长睫定了好几秒,她才反应过来,“哦,我带了饼干。”

“早餐只吃饼干肯定是不行的,我正好也没用早餐,北堂说他还要办点私事,估计九点半才能到你们公司,你早上要是没有其它安排,就陪我吃点早餐吧,前面有家味道不错的港式早茶,我曾去吃过,蛮干净的。”

林梓恩想了想,虽然不习惯霍靖琛对她这份莫名其妙的好,但他的的确确帮了她很多,她不能做白眼狼,只得“嗯”了一声,算作该有的礼貌回应。

进餐厅点完东西,两人在一个靠窗的位置面对面坐下,霍靖琛突然开口,“自布鲁斯分开,尹哲楠又和你联系过么?”

林梓恩愣了一下,好一会才想起尹哲楠是谁,就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打过几次电话,不过恰逢我在开车,就没有接。”

“是吗?”霍靖琛把一份虾饺推到她面前,“那就是既没有再见面也没有再电话联系喽?”

“嗯,我最近很忙,冷落了很多人,的确是有些失礼。”如果说前一句算聊资,那么后一句该算八卦了吧?虽然她对霍靖琛还不太熟悉,但从他在商界的行事作风看,称得上成熟稳重又低调内敛的人,怎么也会这么八卦?

“你对他印象如何?”霍靖琛又递过一份飘香榴莲酥,好像很随意的聊天,“听说他最近要来江南,要是约你的话你会赏脸吗?喔,抱歉,我只是作为熟人随口问问。”

她什么时候和他熟到能畅谈私人感情话题了?林梓恩握筷子的手一紧,面上却力持镇定,“我最近很忙,光是忙工作都没有时间,大概不会有时间去应酬一些不太熟悉的人吧。”

这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霍靖琛目心划过一抹隐秘的释然,又指着新上的几份茶点,示意她趁热吃东西。

林梓恩安静的吃着盘子里的食物,心里却暗自嘀咕:不过是几面之缘,霍靖琛为什么要对她的公事私事都这么热心?热心到她几乎错觉的以为,他不像她困境里的贵人,而更像是生命中的归人。

用过早餐,当他们赶到交易所时,已是九点半。两人刚一走进公司门内,风信子鲜花速递的那位小姑娘就捧着一大束郁金香,从休息处的椅子上站起来,笑着走到林梓恩面前,熟门熟路的情况下,只叫了一声“林小姐”连请签收这三个字也省略了。

霍靖琛弯了弯唇角,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的站在林梓恩的身后。

林梓恩却下意识的回头,询问的眸光与他深邃的黑眸相对,足足五秒,在他坦然的眸光中,她脸颊热热的败下阵来。虽然他昨天主动承认送了她蓝色妖姬,可今天的郁金香,也不一定是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