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八章 花与花愿

肯定了这个想法,她顺手接过速递小姑娘递来的笔,草草签了字,接过花束,翻看一遍,里面没有只言片语,想到有人和霍靖琛一样玩神秘,她不由皱了皱眉,“这花……”

“这花的中文名字叫郁金香,拉丁文叫tulpa,英文叫Tulipagesneriana,花语是永恒的爱情,”快递小姑娘一脸得意,显然对于花语很有研究,“林小姐,你可别小看这一束花啊,这种颜色的可是只有在荷兰才有,而且限制出口到其他国家,对了,传说中只要送心上人蓝色郁金香,这对恋人就会永远不分手。”

这是哪跟哪啊?林梓恩只听得头皮发麻,她只是想问问送花人是谁好不好?

为免这快递小姑娘再答非所问,她只得客气地打断对方的话,“哦,我知道了,谢谢。”

快递小姑娘以为林梓恩知道送花人是谁了,竟竖起大拇指送她一个大大的赞。

林梓恩被她搞的哭笑不得,眼角余光看到霍靖琛笑得别有深意,不知怎么的,她心里竟莫名其妙的不想他误会,正想解释她不认识送花人,就看到卢奇与一位身量差不多的男子迎面朝他们走来。

“哎呦,霍总?稀客啊,前几天找你没下文,今天你竟然主动送上门,这既然来了,怎么地也不能空手吧?哈哈哈,你看我上次在校友会上说的那事……?”

明白卢奇说的那事是什么,霍靖琛捧场的笑了笑,“既然银星的副总是你卢奇,作为校友,于情于理我都会支持一把。”说完,转头看着林梓恩,指着卢奇身边那位潇洒不羁的男子,介绍道,“梓恩,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从量子基金出来的金融怪才北堂墨。北堂对你们银星很有兴趣,一听说来这里,马上就欣然同意。”

一听这人就是万金难聘的北堂墨,林梓恩的表情有些动容,立即伸出手去,“欢迎北堂先生加入银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自己欣然同意来银星屈就?霍靖琛这家伙,还能扯的再离谱些吗?

北堂墨嘴角抽搐几下,好似才明白霍靖琛把自己弄来的意图,坏心一动,抓握住林梓恩的手,做出一脸陶醉,“啧啧,难怪阿琛把我叫回来,原来林总不但人漂亮,连名字都与众不同,相信和林总合作一定会十分愉快,”顿了顿,他扭头冲霍靖琛挤眉弄眼,“阿琛,谢谢你给我介绍这么好一份美差,你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我……”

“你,”霍靖琛不着痕迹的旋入两人中间,既帮林梓恩抽出手又显得对北堂很亲切的拍着肩,“不要客气”

林梓恩丝毫没察觉异样,依旧热情寒暄,“北堂先生真会说笑,听的人心花怒放,希望你在银星不觉得委屈就好。”

“委屈?”北堂墨心里万分委屈,面上却笑得十分由衷,“当然……不会!”

在国际期货市场成名已久的北堂墨能够加盟银星,对身兼数职、求贤若渴的林梓恩来说,简直是久旱逢甘霖。

中午的欢迎宴会少不得的极其隆重,直到酒过三巡、主菜陆陆续续的上来,林梓恩才想起得对介绍人霍靖琛说几句客气话,想好词汇,她偏过头,刚想开口,手机却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君子兰的私线。

“兰兰,有事吗?”接起电话,林梓恩也不同她客气,可说话的语调,却是微醺中带着笑意。

“他要离婚。”君子兰那一头的背景声音很是安静,似乎是在室内。

林梓恩唇角笑纹窒息,听着君子兰好似从幽冥间发出的嘶声哑嗓,机械的重复了一句,“离婚?”

“……柳下惠向我提出了离婚……”沉寂了好一会,君子兰才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然后就是一阵时高时低的啜泣声……

林梓恩抓着手机的手定在半空,半响没能说出话来。

君子兰这个人,她向来知之甚深,若不是遇到绝望的事,她肯定不会自曝家丑,只是,离婚这个消息来得也太突然……又愣怔几秒,她才回过神来,语调放的很是缓慢,安慰道,“你先别慌,他也许只是一时冲动……”

她正想问君子兰昨晚和柳下惠谈的怎么样,就听到君子兰破釜沉舟的声音从另一边的话筒里传来,“我现在就去霍氏找出昨天那个狐狸精,与她同归于尽……”

“啊?”林梓恩一愕,手臂的疼痛让她蓦记起叶飘零的身手不错,她怕君子兰吃亏,可电话里又不能明说她已吃过叶飘零的亏,只得隐晦的提醒,“你先冷静点,我一会也赶过去,在我赶到之前,你就算找到那个女的,也千万不要冲动,记住了吗?”

“……那你快点……”君子兰好像很着急的挂了电话。

见林梓恩捏着手机发呆,霍靖琛一边朝对面的北堂墨和卢奇举杯示意,一面不着痕迹的靠近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怎么了?”

“兰兰要去你们公司找人。”林梓恩胸内堵得厉害,握着手机的手因用力过甚而使修剪整齐的指甲边缘泛白成紫,控制着自己心头的怒火,柳下惠和叶飘零交颈相拥的场景与君子兰伤心绝望的面容在她眼前交织着出现,也许是因为她也曾被楚策和苏珊背叛过的缘故,她对这种喜新厌旧的男人很是不耻。

霍靖琛似乎从林梓恩的表情上读出一些端倪,并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把手机从她手中取出,递给她一双筷子,低声说,“别担心,先吃饭吧。吃完饭我陪你过去看看。”

林梓恩接过筷子,咬紧了唇,脸上出现一种痛惜之色,“你不知道……她从小就没了母亲,她这个人表面大大咧咧,内心却不似表面那么坚强……”

对面的卢奇似乎察觉气氛不对,停下和北堂墨的攀谈,看向林梓恩,疑惑的问,“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