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二十九章 爱屋及乌

林梓恩没有回答卢奇的问话。她不可能把君子兰的婚变说出来,只是沉默的握着筷子。霍靖琛则迎着卢奇疑惑的眸光,轻描淡写道,“你叫卢奇不是叫好奇,很多事情是解释不清的,来来来,大家继续吃饭。”

好奇心没及时得到满足,卢奇又把求解目光转向身边的北堂墨。北堂墨冲他耸肩摊手,露出一副一无所知的表情,不过两人都没有再问,林梓恩忽然的变脸,就是傻子也知道有事发生,不过既然人家无意多谈,他们也不是自讨没趣的主。

因着君子兰的事,接风宴就在霍靖琛有意的催促下,很快散了场。

霍靖琛说话算数,亲自开车载着林梓恩赶到霍氏集团。专用停车位上刚泊好车,就见远处一辆泊好的车上下来两人,正是柳下惠和叶飘零。

柳下惠右手揽住叶飘零左手帮叶飘零拎着包,两人有说有笑的往霍氏集团大楼里走。

这两人真是够嚣张的,还没离婚就敢如此招摇不避嫌?林梓恩看得怒火顿生,猛地推门下车,正要不管不顾冲上前,手臂却被人轻轻抓住,回首看,是快速下车绕过来的霍靖琛。

“先不要着急。我忽然想起,飘零前段说过她和前男友准备复合中,如果她有男友了,那么事情可能不是我们看到或者想象的那样。这样吧,既然她回公司了,我一会上去和她谈谈,了解一下情况。而你可以在君子兰来之前先截住柳下惠,也与他心平气和的谈谈。”

虽说捉奸见双,可真要捉了,局面就无法挽回,这道理林梓恩也懂,她觉得霍靖琛说的在理,就点头表示同意。

霍靖琛看她眉头紧皱、黑着一张小脸,终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又说道,“梓恩,我们不是当事人,所以当你不能控制当事人的时候,就要先控制你自己的情绪,一会和柳下惠谈话时,千万不要再有意外发生……”

他在担心她?理由是什么呢?林梓恩心头微感异样,但面上并未表现出来。“我明白,我不会像上次那么鲁莽的。”

见她表情恢复平静,霍靖琛这才放心的转身。

刚一回到办公室,叶飘零就跟进来汇报工作,因着昨晚的事,她的表情有几分不自然,“阿琛,翘楚那边一上午来了好几个电话,孙经理问……”

霍靖琛截断她的话,“前段听说你和你的前男友准备复合,而我刚好从昨晚到今天中午两次看到你和柳下惠在一起,怎么,柳下惠就是你的前男友?”

叶飘零面色丕变,“你……跟踪我?”

“跟踪你?”霍靖琛差点被逗笑,“你有什么值得我跟踪的?呵,看来被我说中了,你准备复合的前男友,还真是别人的丈夫。”

这言辞太过刻薄,叶飘零虽然羞得无地自容,但她仗着霍夫人的疼爱,仍存着几分侥幸心理,就大着胆子辩解,“就算他目前是别人的丈夫也没关系,我只忠于自己内心的喜欢,我的喜欢和对方的身份地位毫无关联。”

“你确定你是真心喜欢别人的丈夫?”

什么叫真心喜欢?叶飘零尴尬面上掠过一丝机警神色,但随即摆出一副捍卫爱情的决然,“当然……我确定。”

“确定什么?”霍靖琛淡然的清眸内浮上讥色,“你的答案是超过三秒钟后给出的,作为熟悉你的人,应该打个对折或者一折来听。”

这就急着站立场否掉她的人品么?叶飘零的一颗心直坠谷底,“不不不,我……真喜欢他。”

手机上显示有新的短信,霍靖琛的视线被吸引过去,一时没有接话,只专注地看着手机屏幕,修指击键如飞。

叶飘零僵硬的站在那里,握紧手里的文件,她不知道霍靖琛下一句所说的内容是不是让她尴尬或者无法回答,心里忐忑不安。

编好短信发出去,霍靖琛挑眉,“来,说说你有多喜欢那个花心男人?”

“下惠才不是花心的男人!我们是真心相爱,我是真心爱他!”听到霍靖琛语气中的轻蔑,叶飘零好似激动得一时忘了霍靖琛的身份,愤愤的与他对视。

“爱?”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字眼,霍靖琛勾唇:“你爱他到什么地步?”

“我可以为他去死!”叶飘零眼底满是坚定,几乎要被自己的话感动了。

霍靖琛点点头,忽然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匕首。在叶飘零还来不及猜透他究竟想要做什么时,眼前白光一闪,下一秒,霍靖琛已经用匕首抵在叶飘零的喉咙。

金属冰凉的温度,尖锐的触感,如今刀尖就扎在叶飘零的肌肤上,只要他稍有动作,匕首便会不可避免的割破她的脖子。

“那你就死给我看,我相信你了,也许会帮你在君子兰那里求情,让她成全你们。”

猜不透匕首的真正意图,叶飘零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霍靖琛嘴角那抹若隐若现的冷笑看起来更分明了:“你看,想死其实也挺难的,是不是?”

将手中的匕首随意扔在一旁,他神情一冷:“以后不要轻易的说这个字,除非你真的不想活。而且,为了一个花心的男人,死也是白死。”

说完,他重新坐回位置,把玩着手机,又把话题重新拉回主题,“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准备怎么办?”叶飘零显然还未回过神。

翻看手机短信的手指一顿,霍靖琛侧头看她,“你和柳下惠,你准备怎么办?”

叶飘零死死咬住唇,好一会才怯声道,“虽然你看不起下惠,但他是我内心追求的真爱,只有我自己看得见,其实我们真的是真心……”

唇角一勾,霍靖琛的目光又回到手机屏幕上,“我不管你们是真心还是假意,虽然感情是无法控制的,但我给你两个选择……”略一停顿,他眸内的寒光能使六月飞雪,“一,你离开他;二,他离开你。”

这两个选择有区别吗?叶飘零的神色变得默然黯淡,半响说不出话,最后才苦笑了一下,“阿琛,我能问问你忽然过问这件事的起因吗?”

她觉得,能让繁忙无比又厌恶八卦的霍靖琛来插手这件事,应该是那个阴魂不散的林梓恩起了作用,但她只是感觉,如果真是林梓恩在搞事,那她真就不能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