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十章 天降表弟

霍靖琛作为霍氏从小严格培养又自带异秉天赋的豪门继承人,素来眼毒、擅猜人心,自然轻易就看穿叶飘零打什么主意,语气不自觉就带了几分威慑,“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惹的人也不要惹!柳下惠这事你不用立即给我答案,回去考虑一个晚上,明天再答复。好了,你出去工作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叶飘零只剩执行,但她眸深处亦有一丝惊警:林梓恩算什么东西,阿琛因何对她如此维护?

走出总裁办公室,她脸上为情所大无畏的神色再也支持不住的轰然消退,随之换上的是莫测高深的冷笑。

冬日阳光,虽柔和却无半丝温暖,照在身上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阴寒之意,林梓恩站在霍氏集团门前的广场上,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未等到柳下惠出来,倒是在这个过程中收到几个霍靖琛关心的短消息,她对着阳光微眯着眼睛,浓密长睫在眼下投了一片淡淡的暗影,正考虑着要不要再等,一个惊喜的男嗓就在背后响起,“表姐?梓恩表姐!”

林梓恩立即回身循着声音来源看去,但见一辆很是熟悉的越野车停在她后面,车上随之跳下来一位男子,目测不过二十来岁,一条旧旧的牛仔裤,一件休闲的卡其色风衣随意的敞开着扣、肌肉有型,显得器宇不凡,“……苏崖?”

被叫做苏崖的男子,小跑到林梓恩近前,低头咧嘴,灿烂阳光下,露出排列整齐的一口白森森牙齿,“是啊是啊,是我啦,我就是你最亲爱的苏崖表弟啊。”

林梓恩一愣,“……你不是在芝加哥吗?怎么突然跑到江南了?”

苏崖看着被惊得一愣一怔的表姐,为了制造点久别重逢的气氛,他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这位足足大半年未见的表姐,无视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驻足围观,很是亲热的把自己脸颊贴向表姐的嘴唇,“好久不见的,我这不是想你了么……”苏崖抱着她,仔细端详后,忽然眉头微起皱痕,“……表姐,你的穿衣品味好像比半年前土了不少,是不是个人小金库破产了啊?”

突然被表弟抱起来,林梓恩发出一声气音惊叫,再听到这个二百五表弟在大庭广众下肆无忌惮的讨论她的穿衣品位问题,而且还用上罪无可恕的“土”这个字眼……士可忍孰不可忍,虽然身高悬殊不少,她还是果断的对着他狠狠的踢了一脚,“狗嘴里长不出象牙。”

“表姐这话就是扯,你见谁家的狗长了满嘴象牙啊……”苏崖一面弯腰揉着被踢疼的小腿,一面委屈的抬头,指着林梓恩身上的职业套装,嫌弃的撇撇嘴,“实话虽然难听,可看看你身上这套衣服,给家里的佣人穿都嫌老气,哼哼,下次见到姑妈,我肯定要如实禀告你在江南混的不好……”

“少废话,快说你为什么会开着我的车出现在这……”林梓恩扫了一眼越野车,难怪眼熟,这根本就是自己的车,可她很纳闷,在芝加哥混得好好的表弟,因何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噢,我上月不是给你说过江南有家公司请我过来做市场总监么,本无意来的,可后来考虑到你在这里孤零零没个伴,就答应了……”矫情完毕,苏崖又拉着林梓恩的手臂,进一步解释,“前几天接到公司发来的消息,说这边的期货公司要提前入驻期交所,人手不足,要我赶快过来支援,我正好想你了,就过来啊。”

“请你做市场总监?”林梓恩上下打量表弟,难以置信的追问,“快说……是哪家公司舍得出钱请你?”

不是她大惊小怪,实在是表弟苏崖的薪水太惊人——虽然和他自己名下掌控的几家基金收益相比,连毛毛雨也算不得,但绝对比她拿的薪水高出十倍不止。

就算如此,林梓恩也觉得大材小用,苏崖——英文名Kevin,中韩混血,出身金融世家,因自小就对数字有着异秉天赋,十六岁被芝加哥大学破格录取,二十岁初涉期货市场,二十二岁凭借期棉一战,名震芝加哥期货市场,后在家族的要求下,转入幕后,但在芝加哥,只要是熟知期货市场的人,无人不知‘Kevin’这个带着传奇色彩的名字。

“什么叫舍得出钱啊?你表弟我的能力岂是单单用钱就可以衡量的?”这些年恃才傲物惯了,苏崖不满的翻翻眼,随意指指林梓恩背后,“要不是碍于熟人的面子,我还不来这家公司呢。”

“这家公司?你……你说你要去的公司就是霍氏?”林梓恩一怔,讶然之下口齿失了伶俐,“谁……谁请你来的?”她很奇怪,到底是哪个熟人能请得动桀骜不驯的苏崖?

饥肠辘辘的苏崖,实在顾不上回答这等小问题,急匆匆拉着林梓恩往车旁走,“梓恩表姐,你先别审贼似的审问了,我十二点多才从机场到你家的,给姑妈打电话才知道她已经离开江南回美国了,你的电话又一直占线,我不想对着你家保姆干巴巴的吃饭,这刚出来寻吃的,就遇到你了,你要是我亲表姐,就先带我去找个对胃口的餐厅,总不能让我未进公司先饿死在公司门前的广场上吧?”

“等等……”林梓恩挣脱苏崖的手,眉心紧蹙,这都等了半个小时了,不但柳下惠没有从霍氏走出来,连扬言要来找人的君子兰也不见踪迹……在苏崖饿得直放绿光的大眼盯视下,她只得扬了扬手中的电话,歉声道,“你再忍一下,我给朋友打个电话,打完就带你去楼外楼……”

“楼外楼?”苏崖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扬唇高笑,“哇哦,那不是可以吃到你说的那些叫花鸡、龙井虾仁、东坡肉、西湖醋鱼……”

林梓恩没有回答,只是连续的拨打君子兰的电话,在第十八次听到依旧是占线的嘟嘟提示音后,只得在苏崖的催促下忧心忡忡的上了车。

眼看林梓恩上了一辆车子离去,一直躲在霍氏大厅内隐蔽处打电话的柳下惠,立即竖起大衣领子,快速走出去,闪身坐上一辆早就候在广场上的黑色商务车,忙不迭的冲自己的司机挥手叫道,“快……快开车去布鲁斯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