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十二章 心上第一

目送君玮走出大门,林梓恩才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君子兰,“兰兰,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早上打电话给我,”君子兰的声音除了绝望,已经不剩多少内容,“说他的她已经不能再等,要我明天去签离婚协议。”

不能再等?这话让林梓恩心弦一震,霍靖琛不是说叶飘零答应退出吗?难道叶飘零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可能性很大,因为柳下惠曾说需要冷静一周,这一周内却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让一直想找他谈谈的她根本找不到人。

“我以为他上次在布鲁斯说的一周后给我个交待,是回心转意,没想到……却是自取其辱的舍我选她……”君子兰本想扯出一抹苦笑,不料却不成功,只是唇角咧了咧,眼泪就扑簌簌的落了下来,“他是这么说的,他说他以前根本不懂爱情,是那个女人让他懂得爱情的美妙,小云云你说,他当年没日没夜的在我们寝室楼下蹲点守候,用尽浪漫的方式向我示爱,多次跪在我面前说我是他手心唯一的宝……可是,三年……仅仅三年,我就从宝降格为他急于抛弃的草……”

这番话把林梓恩听得心有共鸣,想到自己之前的遭遇,那时并不是爱楚策到非他不嫁,还是被伤得至今不想再涉情场,而君子兰不但把一颗心全部交给了柳下惠,还死心塌地的想与他白头到老,突然被逼着离婚,这份打击可想而知是毁灭性。

她揽住君子兰的肩,轻拍着她的后背,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才好,落地窗外,已是暮霭沉沉,灯光下的雪花似乎密集了许多。

君子兰好一会才止住抽泣,茫然的喃喃自语,“我以为仅仅是一个玩笑,我还想等他回来,还想亲口澄清一个他一直误会的事,可是……后天就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曾说过每个结婚纪念日都会陪我去加拿大看绿光的人,竟然……”话未说完,泪滴纷落如雨,呆坐在眼睛里的空洞和茫然,凝结成氤氲的哀伤,在黯然的撕心裂肺里渐渐延伸和散漫……

霍靖琛下午去交易所办完事,曾想好理由约林梓恩吃饭,不料却扑了个空,离开时凑巧被北堂墨和卢奇逮住,在盛情难却之下,只得一起吃了个晚饭。饭后他坚决谢绝卢奇和北堂墨的相陪,独自去了素日常去的一家实名制私人会所,他想安静的呆一会,理一理最近难以言表的情绪,二十多年来,这样无法控制的想对一个人好,尚是首次。

夜渐渐深了,会所的人也不是很多,静坐窗前的位置,他看着明亮的路灯下,凌冽的风纠缠着雪花纷纷扬扬,还有偶尔散落的客人驾车离去。懒懒的点上一支烟,看着自己孤独的影子在玻璃幕墙上拉长,迷离的眼神里总有个挥之不去的人影在闪动,这样的雪夜,那个早就像风一样闯进他的世界,搅乱他心湖的人……在做什么呢?

恍惚间,看到一辆出租车驶进来,有人从车上下来……熟悉的人影……跃入视线,他立即低声吩咐边上服务生去打包两杯蓝山咖啡,很快的就听见其他服务生迎上去问,“晚上好,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谢谢!我找人,请问,霍靖琛先生在这里吗?”

熟悉的声音霎那传入耳中,一抹笑,绽于薄薄唇侧,水眸熠熠生辉,心中激荡着无法言表的美好,霍靖琛立刻起身。

她向他走来,他向她迎去……一步的距离,她端凝淡冷的视线迎上一双魅惑眼眸,两人俱是一怔,相视了足有三秒……

“梓恩,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霍靖琛看着眼前那张美得不像话的脸容,唇角漾起心情极好的浅笑,晚餐时候喝了点酒,不过仅仅是一杯而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心神俱醉的感觉,“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给卢奇打了电话,听他说你在这里就过来了。”顿了顿,林梓恩的眸光在霍靖琛温润面上边巡边说,“霍总,我想请你帮个忙……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让你为难。”

霍靖琛微微挑眉,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林梓恩缓缓闭上眼睛,之前曾想从北堂墨的事情之后再别欠他人情,她怕自己还不起,可又哪知道,才短短几天,就非得再欠他不可。

她深呼吸,用细细的声音不好意思道:“我想通过叶飘零找到柳下惠,但我不知道叶飘零的住址……”

霍靖琛倏地露出会意的笑容:“所以就想找我带你过去?”

她咬住唇瓣,她的要求是有些强人所难,但她这不是没办法只能找他么。

他的视线缓缓掠过她蹙起的眉心和咬紧的唇,不知是不是光线的缘故,顺滑乌黑的头发十分随意的垂落在她的脸颊两侧,形成一道漂亮暧昧的剪影,那一双眼睛沁着祈求,格外的莹亮,像是镶嵌着两颗上好的黑水晶。

“来之前,你有没有找别人问过地址呢?”别人,可是涵盖了他以为她会找的人,所以他想知道他们的熟,到了那种程度。

林梓恩默然摇头。回到江南不过才半年,她的生活基本上是家和公司两点一线,工作上的交际圈也小得可怜,何况她认识的人基本上不认识叶飘零,她哪有什么人可找呢?

许是被她心放在第一位可找的人而心情大好,霍靖琛挥手示意服务生买单,签单后他向上拢了一下衬衣的袖口,看一眼手表:“抓紧时间的话,应该来得及。”

他这就是答应了?林梓恩激动得片刻也不停顿转身就走,身后响起他暖暖的语调:“天这么冷,带杯咖啡路上喝吧?”

他是想给她打包咖啡?她脚步微停,尽力试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激动:“谢谢,我也不是很冷。”

“是吗?不过我却不想你苛待自己。”

没来得及听懂他话中的含义,下一刻,林梓恩只觉得手被人从后面抓握抬起,下一刻,就有一杯热热的咖啡放进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