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十三章 为君则强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霍靖琛把车子停在一栋三层的排屋门前,屋内没有什么动静,只亮着一盏微弱的夜灯。

开门下车站在门口,林梓恩抑制着冲动,修指按向门铃。

霍靖琛站在她身后,感觉雨点比雪花还密集,就试探着问,“万一你扑了个空,或者即使他在但坚持不出来,你怎么办?”

“为了君子兰,我今晚一定要强硬,一定要见到他!”林梓恩的语气很是坚定。

霍靖琛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脱下大衣披在林梓恩身上。出人意料的,林梓恩并未抗拒。

门铃一直响着,叶飘零在睡梦中被惊醒,她侧耳听了听因惹恼她而被她赶到楼下客房的柳下惠的动静,足足一分钟,楼下除了刺耳的门铃,整栋房子死一般的沉寂,她只得披上睡袍翻身下床,扭亮灯光,气咻咻的走到楼下,一边去看显示屏,一边冲门外怒斥,“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我!林梓恩!”林梓恩很是淡定的回答,下意识的用手遮挡了一下忽然亮起刺到眼睛的灯光。

林梓恩?叶飘零一愕,随之反应过来,几分恼、几分怒的隔着门低吼,“你有病啊?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里瞎按什么门铃?”

林梓恩对叶飘零的骂词好似充耳不闻,只是冷声道,“你把柳下惠叫出来,我就停止按门铃。”

“柳下惠不在我这里,你大半夜跑我这里发什么疯啊?难不成你真喜欢上他了?”说完这些,叶飘零忽然从电子显示屏上看到霍靖琛站在林梓恩身边,她吓了一跳,脱口嚷出,“阿琛,这是楚阿姨送我的私人住宅,你怎能把这疯女人带过来?”

诬她喜欢柳下惠就能打发她走吗?林梓恩只是冷笑,也更加确定柳下惠肯定在里面的,就扬声道,“柳下惠,你出不出来?,如果你不怕惊动邻居,我不介意这样门里门外的对着喊话,不过你最好做个明天上头版的思想准备。”

“头版?”叶飘零愕然并转大怒,“你还喊了媒体的人一起来?”

“这个嘛,我之前还没想到,不过经你这么一提醒,我倒觉得不失为一个让柳下惠自动现身的好法子。”林梓恩的话像是自牙缝内挤出,每个字都带着压抑的逼迫。“如果,江南有名的爱妻顾家好男人,忽然被发现在某单身名女人家中留宿,媒体会怎么写?届时,任柳下惠再青年才俊,恐怕君氏集团也容不下他了吧?”

“卑……鄙!”叶飘零气得额头青筋暴起,厉声道,“林梓恩,人家君子兰都不出面,你一个外人,又不了解真实情况,你瞎搅和什么呢?他们两个早就没有感情了,分开就是彼此放生,你为什么不成全你朋友呢?她自己对下惠无情无义,连孩子都不愿意给下惠生,这样的夫妻,你还硬撮合什么呢?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图财害命,你懂不懂?”

“废话少说!”林梓恩清和嗓内揉入了怒意,“你再不开门叫柳下惠出来,我真要叫记者过来了。”

“你这个无聊的女人,你没本事看住自己的男朋友,现在看到我和下惠相亲相爱双宿双飞,就妒忌到半夜来搞破坏?你也算是个有知识的人,怎么会这么没品、没格调呢?”

“我再没品也不像你们这对自私的人。”林梓恩的手指一直压在门铃上,因为气愤声音有些颤抖,“柳下惠,你这样躲在里面算什么男人?就算你现在不爱兰兰,也要好聚好散吧?你这样残忍的逼她离婚,理由还是你的新欢不能再等,说出这话,你还是不是人啊?”

屋子里,忽然传出一声杯具的摔打声,但在叶飘零变调的叫声过后就变得一片死寂,连灯光也瞬间熄掉,林梓恩正想继续叫门,她的手机就急剧响起,这个时间能给她打电话的人不多,心里莫名一紧,她连忙用发麻的手指去大衣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也不看来电号码,就点了接通,“哪位?”

“梓恩,你快过来啊……兰兰她……”另一边的电话里,传来君玮惊惶的嘶声哑嗓……

林梓恩恐惧得一哆嗦,“伯父,您先别急,慢慢说,兰兰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君玮说了什么,林梓恩手中的电话‘砰’的坠地。

漆黑的房间内,因着外面汽车驶离的轰鸣声,开始亮起灯光,紧接着是时高时低的争吵声、摔打东西的哐当声、以及男人气愤的低吼声、女人带着哭腔的辩解声……

赶到医院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医院的走廊很是安静,一些林梓恩不熟悉的人陪着君玮,手术室的灯刺目的亮着,可能洗胃还未结束,走到走廊的中间时,林梓恩才惊觉霍靖琛义务帮了她那么多,于情于理都不能也不该再继续麻烦他,不由脚步微顿,脱下身上他的大衣,递给并肩而行的霍靖琛,低声道,“谢谢你今晚陪着我跑来跑去,你明天还要上班的,这么晚了,快回家休息吧。”

好似悉知她心思,霍靖琛接过带着她体温的大衣,并未坚持再给她,“嗯,你手臂上的伤还未好全,自己也要多加小心。有事的话,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说完就停住脚步,看了她一眼,转身往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林梓恩目送他背影消失不见,才沉重的走到君玮面前,还未开口,手术室的灯忽然灭了,大家立刻齐刷刷的站起来,众目灼灼中,君子兰被推了出来,脸色和窗外的飞雪一样白,双目紧闭,毫无血色的嘴唇上有深深的咬痕,整个人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没有半丝生气。

满脸惊恐之色的君玮立刻冲上前抓住医生,惶声问,“老李,我女儿怎么还不睁眼?”

被称为老李的人既是君玮的老友也是本家医院的院长,他理解君玮的心情,就拍拍君玮的手,“放心吧,手术进行的很是顺利,兰兰现在只是虚弱,毕竟是洗完胃又同时做了个手术……”顿了顿,他很是惋惜的叹息,“真是可惜啊,要是再等7个月,老君你就做外公了。”

外公?君玮一怔,“老李你快说清楚,什么叫我再等七个月就做外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