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十四章 机缘不同

李院长叹了口气,目光示意护士先送还未从麻醉中醒来的君子兰进病房,随后对着君玮附耳低语,“兰兰本来已有三个月的健康身孕,却因着这个事情,不幸流产了……”

虽然李院长的声音极低,但近在君玮身边的林梓恩还是听了个全部——原来君子兰之前说的拿掉孩子,只是一个撒娇的玩笑!

看着被护士推走的君子兰,她震惊之余又万分痛恨柳下惠的残忍!原来君子兰只是恃孕生娇,而柳下惠却借题发挥搬了出去,估计那时候,他和叶飘零已经在一起了,可笑她当时还劝君子兰放低身段适应妻子角色。

拖着沉重的脚步,林梓恩跟进君子兰所住的VIP单间病房。进来后感觉光线太强,就轻轻关掉大灯,只开了门口的一盏橘色夜灯,那光线不算明亮,但却很柔和,让病房立刻温暖起来。

默然坐在君子兰的病床前,听着几不可闻的呼吸声,她很是心疼的看着这个躺在病床上一脸鬼白之色还未睁开眼睛的好友,想起大学毕业那天在君子兰婚礼上见到的情形,那是怎样一个灿烂明媚的新娘子,却没想到,短短的三年婚姻,竟把她的人生错位改写。

“前段她耍性子说不让下惠回家,我当时正在国外出差,以为她闹着玩就随了她,出事后才听保姆说下惠好久都没回家了,她这几天的精神也不太好。”不知何时,君玮悄没声息的进了病房,站在病床前,盯着昔日古灵精怪现在毫无生气的女儿,痛心疾首,“不是老李今晚说出来,我还不知她已有身孕,我这个做父亲的,真是……”失职的厉害啊。

看着一夜间两鬓斑白的君玮,林梓恩觉得一颗心碎碎的痛,努力让语气听起来自然,“伯父,您也别太自责,兰兰只是对一些事情……暂时想不开,经历了这一遭,她会坚强起来的。”

坚强?女儿若有半分坚强就不会嗑药啊。君玮苍白的脸上,除了恐惧的痕迹再找不到任何的表情,他痛苦的握紧拳头,发出压抑的疑问,“到底是那个混蛋把我女儿逼上绝路的?要是被我查出来,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

林梓恩欲言又止,她觉得君子兰出事的罪魁祸首就是柳下惠,但凡事讲证据,没查清楚前,她不能随便开口。

离开病房时,已是凌晨六点。走廊里静悄悄的,空气中充斥着令人压抑的苏打水气味,拖着孑然影子走出医院的大门,雪花依旧在肆意飞舞,外面的积雪已经很深,偶有行人路过,踩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整个晚上,任她发了无数个信息,柳下惠既未回复只言片语、也未来医院看上一眼。

冷风吹在脸上,发出刺骨的痛,她下意识的竖起大衣的领子,准备去医院大门外打车,只是刚走了两步,就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梓恩?”

林梓恩讶然抬首,就见霍靖琛的车子正停在她前面五米的距离,车轮陷在雪里,也不知来了多久。

“你……这么早过来?”

“先上车再说。”霍靖琛笑着打开车门。

外面冷飕飕的,林梓恩只得强压惊讶,上了车。

霍靖琛等她坐好,才扭动车钥匙,车子缓缓启动,侧头看到林梓恩惊讶的模样,他心神一阵激荡,随即解释道,“你的手机一直占线,因为担心,所以早上一醒来就想着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对了,君子兰怎么样了,她还好吗?”

林梓恩压抑整晚的情绪被他这么一问,刹那乍泄,“不是很好,洗胃的时候,医生才发现她有三个月的身孕,可惜……她和那个孩子无缘,君伯伯伤心得一夜白头,我就一直陪在她的病床前,她醒来后得知宝宝没有了,昏了好几次,医生给她打了镇定针才睡着。”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手机占线是因为我整晚都在拨打柳下惠的电话,他一直不接,我也发了不下五十条短信,他半字未回,你说,当年爱得死去活来的人,怎么得到后就不珍惜呢?你说你说,难道世间就没有永恒的爱情吗?”

霍靖琛心说肯定有的。

就拿他来说,他觉得一辈子只爱一个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可他怕这会说出来吓到她,只得斟酌着词汇,“人和人的机缘不同,君子兰的境况,绝不会在你身上重演。”

“可和我君子兰都是女人,看到她的凄凉境况,难免兔死狐悲,以后都不敢相信爱情了。”她说的是实话,别说她还没遇到合适的,就算有合适的,她现在也不敢相信爱情。

霍靖琛的神情难得一见的滞了下,他垂了垂眸,再抬眼时,林梓恩敏感发觉他周遭气势为之一收,语调骤柔,“这些以后再讨论不迟,时间还早,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林梓恩恹恹的揉着眉心,“没胃口。”

“没胃口也要努力吃一点,你要是病倒了,君子兰醒过来不得愧疚啊。”车子行驶到湖滨时,霍靖琛看到前方有个24小时营业的粥屋,就刻意减慢车速,商量道,“我也有点饿了,刚好前面有个粥屋,雪这么大,我们去喝点粥,暖暖胃,你看可以吗?”

林梓恩迟疑了一下,见他神色和缓而坚持,只得点点头。

吃过早点,结账出门,路灯已盏盏熄灭,外面积雪又厚了不少。

坐到车内,霍靖琛并没有立刻发动车子,反而一手扶在方向盘上,侧头看着茫然的她,他觉得她看起来相当的倦怠,脸色苍白,不知是疲惫过度还是哭过的缘故,她本来清澈的眼睛变得有些红肿。

“你们单位现在有卢奇和北堂墨并驾齐驱,其实你可以在家休息半天的。”

“那我一会给卢奇打个电话,说一声。”林梓恩真是累坏了,目光远眺在车窗外面的湖面上,这个湖是江南有名的景点,特别是断桥残雪,尤为迷人,此刻才清晨七点多,已有陆陆续续的摄影爱好者拿着单反在拍摄雪景。她轻轻的按落车窗,空气中带着江南特有的寒冬气息,也有湖边灌木被雪水浸泡后的沉香,冷风吹起她那黑亮长发,发丝轻轻拂过霍靖琛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