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章 与君初遇

走出翘楚集团,外头正飘着零星的雪花,林梓恩下意识的把大衣领子竖了起来,但还是挡不住凛冽的冷风。

她低头看了看腕上的表,此时才不到下午两点,想了想,就掏出手机,边看着前方的路,边用手指点出一串号码,点完也不看点的对不对就打了出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对方刚“喂”了一声,她就直接问,“在哪?”

“在公司。”

她的脚尖一边踩向停车场的地面,一边对着电话随意的问,“这会有空么?”

“应该有的。”

“去老地方吧,我想喝杯咖啡。”雪花似乎密集了起来,她又拉紧了大衣领子,快步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嗯,但是你得告诉我,老地方是什么地方?”

已坐进车内的林梓恩似乎才感觉到对方的声音不太对劲,她连忙去看所拨号码136......呵,一时烦躁,她竟把139点成136,这根本就是两个号码!可这接电话的男人是有多寂寞无聊,才能对着不认识的她说这么多废话?抿抿唇,她对着话筒没好气道,“我找霍靖琰,你是吗?”

对方听到“霍靖琰”三个字时似乎低笑一声,“很遗憾,我不是霍靖琰,不过我是......”

“不是您接什么电话啊?啰嗦这么多您有没有公德心啊?”不客气的质问完,林梓恩不等对方接腔就立即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霍氏集团六十六楼的总裁办公室门口,霍氏二公子霍靖琰刚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大哥霍靖琛正眉弯弯、唇翘翘的看着手机。

“大哥,刚才和谁通话呢,笑成这样。”

“没什么。”霍靖琛脸上笑容不变,却话题一转,“阿琰,我明天上午要飞香港参加个校友会,你......”

“我去上海送生日礼物?”霍靖琰试探的接话,接完见大哥点点头,他彻底垮下一张脸,“大哥,我就猜到你明天没事也会找事飞,但我明天是真有事要飞,回来时间也不确定,所以这次只能说抱歉了。”

“没关系。”霍靖琛不以为意地应了声,低头打开标有机密的文件夹。

“既然大哥说没关系,那我就放心回去收拾东西了。”

“嗯,老妈那边我也会替你说一声,如果在你回来之前她太挂念你,”才刚打开的机密文件夹被缓缓合上,推到一边,霍靖琛手里多了一张照片,他冲弟弟一晃,“我会拿这个慰藉抱孙心切的老妈,你就放心去吧。”

嘎?大哥怎会有他与那人儿夜游西湖的背影照?霍靖琰一夺落空后,表情一愕,“大哥,你这是威胁我?”

“是不是威胁,要取决于你的态度。”霍靖琛好整以暇的弯了弯唇,仰靠回椅背的身子散漫慵懒,“考虑一下,你明天到底有没有空?”

话说到这个份上,怕照片曝光吓跑那人儿的他还敢说没空吗?霍靖琰鼻孔发出一声轻嗤,算是宣告了他又一次败在这位腹黑大哥的手下,心里又气又恼,却只能无奈感叹:好像自有记忆起,大哥都是一直赢他的,但他什么时候能赢大哥一次呢。

周六上午,林梓恩拖着轻巧的拉杆箱走进了江南国际机场的候机室。她发现平时比较空的候机室,这时间竟然被很多穿同样服饰的老年人挤满,梭巡的眸光最后定格在了靠近窗边那个仅有的空位上。

挤过去、坐下来,低头看看表,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因为是临时订票,她连早餐也没来得及吃,只在包里带了一盒饼干就匆匆赶了过来。

这会时间充裕了,她也觉得饿了,刚想拿出那盒饼干,就听到手机在包里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了看,来电号码是发小兼死党君子兰的,这家伙本来是与夫君柳下惠闹别扭负气跑到澳门散心的,不知怎么昨天连续打的几个电话里都是带着哭腔欲言又止,时逢周末,她不放心,就决定飞过去看看。

邻座老先生和老太太因为年纪大了,相互讲话声特别大,听不清电话内容的她只得放下包,避站到窗边。

其实电话也没什么特别内容,就是君子兰怕她这个路盲迷路,说是会提前在机场等她。

林梓恩撇着嘴收起电话,刚想坐回座位, 却被眼前景象惊得愣住。

原本坐在右边位置上那两位聊天的老人已在她打电话时候离开了,现在坐着的是一位穿黑色衬衫的男子,男子的白色外套挂在一边,手边放着一杯咖啡,咖啡的边上摆着她那包国内很少售卖的饼干,见她瞪大眼盯着饼干,男子竟会错意拿起饼干撕开包装,做了个“请”的手势。

古语有借花献佛,这厮是借她饼干献她殷勤?

她几乎本能地想笑一笑,即刻醒觉场合不对而忍住,只以眼神向他表达着赶紧住手。

而男子却没再看向她,只用修长两指优雅的夹起一片饼干,缓缓的送向自己唇边。

一片、两片......

眼看第三片也要阵亡,几乎是想也没想,怕被他吃光饼干的林梓恩直接坐下来,伸手取过一片饼干,故意用牙齿咬出‘咔嚓’的声响,边咬边斜睨着他,心里嘟囔:这人长得一副体面斯文样,怎就做出有辱斯文的偷饼干事件?

她的横眉冷对,让男子的眸子凝成幽幻之色,似萦绕千丝万缕不可言的心绪,又似有趣却无奈如浮云繁变到了极点。

终究复杂得无人能懂。

气氛有些微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你一片我一片的分食着那盒味道不错的饼干,直到林梓恩最后伸过去的手摸了个空,她才侧首去看放在两人之间茶几上的饼干盒,眼角余光却看到那位男子正拿着最后一片饼干,轻轻的用力,饼干一分为二。

林梓恩正觉得男子行为奇怪,就见有半块饼干递到了她面前。

他的手指修长干净,黑色的衬衫袖口正好盖过手腕,外侧系了一枚她曾在时尚杂志上见过的百达翡丽白金袖扣,上面的十字星标记,彰显着主人的高雅品位。

迟疑着接下那半片饼干,林梓恩像接了个烫手山芋,吃也不是,丢也不是,面上尴尬得不行。

而那位男子却神情自若的吃完最后的半片饼干,对着她勾唇一笑,就拿起外套提着包起身离去。

林梓恩忽然觉得那男子临走的笑容里似乎隐藏些什么内容,可到底是什么内容呢?她正心慌慌觉得哪里不对劲,手机又响了起来,她连忙伸手到包里去摸,却摸到......她慌忙把包口朝下倒翻。

那包她以为被馋嘴贼偷出分吃掉的饼干,滚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