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十六章 掐她桃花

或许今天在座的高管们不甚了解这位英文名为Kevin的市场总监,但霍靖琛却恰好对Kevin了解甚深。

五年前,他曾因与北堂墨打赌而进入期货市场玩票,在期棉行情发生诡异的反复异常时,大多数成名已久的职业期货人纷纷折戟,而年轻的Kevin却在期棉一战中名扬四海,当时他就起了结识的念头,托人介绍时却听闻Kevin神秘的退居幕后,有传闻说他去了美国名校专门为金融学院的硕士生讲课,也有传闻说他专门去管理大型的基金公司,但无论哪一种说法,总之他没想到,时隔五年,他会在自己的公司,与传奇人物Kevin相见。

“Kevin”的报告果然令人兴奋,虽然只有半个小时,但分析的极其精准,甚至连他和北堂墨研究很久的一些市场预测,也在Kevin的口中得到极明了的阐述。他本想在会议结束后,单独和Kevin聊上几句,不料想眨眼间,Kevin的身影就消失在会议室门口。

因要赶去参加另一场会议,他也就没让人叫住Kevin,反正Kevin已与霍氏签了半年的合约,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以后见面的机会肯定不少。

可当他走出专用电梯,刚一抬头,立刻就明白Kevin走得匆忙的原因……公司大厅里明明有很多人,他却一眼就看到刚刚分开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林梓恩,还有林梓恩身边的Kevin。

他们两人面对面地站着,Kevin微微低下头,林梓恩则仰起了头,彼此之间的距离靠得很近,当Kevin说话的时候,嘴唇几乎就要贴到了林梓恩的耳朵上,举止亲昵,仿若情侣之间在喁喁私语。

林梓恩不但没躲开,反而一双眼笑成了两弯月牙,Kevin望着她,嘴角也扬起了一道弧度,抬起手来为她理了理耳边的长发,又笑着对她不知说了些什么,这才揽着她的肩走出门口。

霍靖琛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由想起之前在酒桌上与卢奇有意闲聊时所听到的那些内容——

你说梓恩?我们当然是熟悉得很,她和我未婚妻可是从高中就交往的好朋友

她这人多才多艺又自律坚强的很,一直是我未婚妻的偶像,这么多年也就听说交往过一个楚策,好像都要订婚了又被大学同学苏珊抢走了,然后她就去了芝加哥留学,据说身后的追求者很多,却一直没听说与谁交往……

回忆到此为止,望着那两人远去的背影,他忽然弯了弯唇,露出一丝极淡的笑意来。

楚策,尹哲楠,Kevin……

看来他又有的忙了,谁让她身边总有剪不断的草芽、掐不完的桃花?

午餐后回到总裁办公室,很意外,张秘书不在,而身为助理的叶飘零竟然在门外的总裁秘书处,低头整理着一些资料,似乎并没有提昨晚的事,只是从眼皮下无法遮掩的青紫看出,她昨晚也是失眠的。

叶飘零看见霍靖琛进来,忙站起来指了指办公室,低声提醒,“楚阿姨在里面等你,好像又要给你介绍女孩子,她问你昨晚都有什么应酬,为什么昨晚不回家,我说你为了庆祝新的子公司挂牌,举办了酒会和一系列的联谊活动,所以才没有回家。”

霍靖琛“嗯”了一声,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再提昨晚的事情,只是随意的问,“翘楚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吗?”

叶飘零点点头,继续忙碌

霍靖琛推门进入办公室,迎面看到母亲正和一个女孩子亲热的聊着天,那是个相当出众的女孩子,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皮肤白皙、着装精致,整个人看起来时尚而优雅。

楚明慧看到儿子进来,忙起身冲儿子招手相唤,“阿琛,快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若水的堂姐秋水,秋水之前一直居住英国,这次是刚读完博士回到国内。秋水,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我的大儿子阿琛……”

出于礼貌,霍靖琛冲李秋水微颔首,视线并未停留,转看向母亲,“妈,您怎么来了。”

“你爸爸去加拿大考察,阿琰要今晚才回来,飘零不舒服,本来想让你陪我出席今天上午的慈善酒会,谁知道你昨晚没有回家……我买了一桌的位置,差点就成了孤家寡人,幸好遇到你李叔叔一家,秋水这孩子真乖巧,不陪她妈妈反倒是陪了我一上午,这回家路上刚好路过公司,我就带秋水上来玩玩,你们都是年轻人,又是同龄人,可以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嘛。”楚明慧边说边冲儿子不住的挤眉弄眼。

为了霍、李两家的商界联姻,她这做母亲的容易么,李家有兄弟二人,老大李刚只有李若水一位独生爱女,生的时髦漂亮、演艺圈大名鼎鼎,可撮合了七八年,儿子一直不喜欢,逼急了竟明说看不上也不想娶戏子;那么李家适婚年龄的只剩李刚弟弟李强的小女儿李秋水了,何况李秋水本人又是高学历、高素质、清新淡雅型的,儿子这次总该看上眼了吧?

霍靖琛轻描淡写的说,“哦,那真是谢谢李小姐了。”说完一路走到办公桌后,却没有坐下,而是往前两步站在透明的玻璃幕墙前,一边翻看手机短信一边歉声道,“妈,日程表上我今天有好几个会议要参加,如果您没别的事,我安排司机送您回家吧,我马上要去会议室了,恐怕没时间陪您。

“飘零——”收起手机,他唤。

叶飘零马上从外面走进来,对着楚明慧笑了笑,又看向霍靖琛,“霍总,什么事?”

“麻烦你安排司机送我妈和李小姐回家。”霍靖琛说的客气,但那双深邃的眼瞳即使已韬光隐晦地温和仍慑人心魄,他往宽大的皮椅里随意一坐,举止之间便带出不可抗拒的气势。

“得得得,不用麻烦飘零了,我出来时候司机有跟着的,就在楼下。”楚明慧见儿子不热心,她又不能硬塞人,只得以退为进,“既然你忙的很,那我们就先走了,哦对了,你今晚得早点下班,我晚上在仲夏会所请你李叔叔一家吃饭,届时你必须出场买单,记住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