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十七章 彼此误会

银星因为有了北堂墨的加盟,一下子变得业务红火起来。

林梓恩不但不用再被卢奇哀求着友情签单,就连做甩手掌柜都没什么问题。比如这次,她只在公司露了一下面,就将平时担在她肩上的事情转嫁给了北堂墨、卢奇,自己则给自己放假一天。

顶着两个黑黑的熊猫眼,中午陪着苏崖吃了龙井草堂,吃到一半听君玮说君子兰醒了,马上撇下苏崖赶去医院,直陪到下午五点,君子兰睡着了,她才在护士催促下离开医院,回家的出租车上她困的不行,原打算进门不吃晚餐就补睡,却在家门口被苏崖逮住拉去逛江南最负盛名的江南大厦。

天生就是购物狂的苏崖,一路逛着买着,直买到晚上七点多,两个人四只手再没空拎东西了才不得不停下。

林梓恩实在走不动了,就想随便找家餐厅打发掉精力旺盛的苏崖。在她有意劝说下,两人走进大厦旁边的西餐厅。

落座后她拿起餐牌看了看,刚点好东西,却被去趟洗手间就改变主意的苏崖给拉了起来。

“梓恩表姐,我刚在洗手间听到一个客人讲电话,原来江南有家非常有名的仲夏会所?”

“呃,有是有,就是我们都逛累了,今晚凑合着吃点,明天中午我再请你去仲夏会所吧。”林梓恩饿得头晕眼花、又倦得昏昏欲睡,只以眼神向苏崖祈求消停会。

苏崖不为所动,“我这人,表姐也知道,除了吃没啥爱好。记得三年前表姐到芝加哥留学时,也对吃的很讲究,就算十分钟换个要求,表弟我也从没有说过NO,”顿了顿,他继续打亲情回报牌,“不知道,我那些当牛做马的事迹,表姐还记不记得了?”

林梓恩愣了愣,被苏崖这么一说,她好像依稀记起三年前是有这么一些事,那时候她刚刚遭遇楚策和苏珊的双重背叛,因着识人不清的懊恼羞愤,她几乎把时间排的满满,是苏崖二话不说抢了车夫一角,载着她游遍了美国……沉默片刻后,她只得站了起来,“走,换地方。”

忙到很晚的霍靖琛在母亲坚持不懈的电话催促下,怕母亲面子下不来,只好驱车前往仲夏会所。

走进大厅,忽然想起一整天都没有林梓恩的消息,不知怎么的,很想问问这会她在做什么,就先在会所的钢琴吧旁边随意坐下,拿出手机拨给她,当右耳里响起小红莓那熟悉的dying in the sun时,左耳里却仿佛隐约听见那熟悉的嗓音,眉眼不由往会所入口处眺去,他看见了她。

“喂?”林梓恩皱眉看着手机,自言自语:这人打通电话怎么不吱声就挂了?

“谁啊?”揽着她肩膀的苏崖随意的问。

“哦,就是……你不认识的人。”说话间,林梓恩狐疑的目光不经意的在大厅内巡检,在钢琴吧的方向停了停后,落回苏崖脸上,“你最近还想吃小龙虾吗?”

苏崖忙不迭的点头,“是啊是啊,中国的小龙虾香辣辣的可是我的大爱啊。”

“正好,这里的小龙虾和大龙虾都很新鲜,今晚请你吃个够。”林梓恩漫不经心的说,抬腿便往前走,走到一半忽然回头,果不其然擒住某人深邃的眼波。

不意被逮个正着,霍靖琛赫然弯了弯唇,林梓恩淡淡一笑,冲苏崖低声道,“我预定的包厢是三楼的朝花夕拾,你先让服务生带你进去,我去去就来。”

“好,你快点啊。”苏崖点点头,被迎面而来的服务生带往楼上,上到二楼,苏崖回首朝仍待在原地目送他的林梓恩摆摆手,她笑吟吟地也向他挥了挥手,一来一往他已走过拐角,眼底余光在见到林梓恩转过身后,才把目光狡猾的掠向一楼钢琴吧里那位他今天在霍氏见过的男人,然后在服务生的带领下,鬼笑着踏上通往三楼的扶梯。

确定那道越行越近的身影是向自己而来,霍靖琛惯常清冷的眼眸掠过一抹意外,立刻站了起身,“这么巧。”

林梓恩笑了笑,“电话打通了怎么不说话就挂了呢?”

霍靖琛盯着语笑嫣然的她,语气轻缓的解释,“本来想给你打电话问问君子兰怎么样了,没想到忽然就看到你们走了进来。”顿了顿,唇边弯出一丝试探,“刚才和你一起的那个,是你男朋友吗?长的蛮帅的……”

“男朋友?”林梓恩一愣,还没做出解答,霍靖琛好似不需要答案似的,又问出下一个问句,“哦对了,你今天和君子兰联系了么,她情况如何?”他觉得:真正棋逢对手的爱情,没有先来后到之说,即使她已名花有主、他也要移花接木!

“不太好。”林梓恩唇角的淡笑敛去,语气不忿,“柳下惠到现在都没有露面,我本想晚上再去叶飘零家里找找看的,可兰兰不同意,她求我不要把柳下惠外面有人的事情告诉君伯伯,她说她要自己解决,免得君伯伯插手了闹出人命。”

“哦?”听到林梓恩不用再半夜去叶飘零门外苦侯,霍靖琛竟暗暗的吁了口气,“这么说,君子兰终于明白,变质爱情就得亲手处理掉了?”

林梓恩摇头,“我看够呛!以她目前的情况来看,要她慧剑断情,恐怕没那么容易。”从君子兰醒来后说的话分析,她还在维护柳下惠在君玮心目中的形象,也没有踹掉柳下惠的决心,换句话,她还在无法自拔的爱着柳下惠。

“呀,原来你在这里啊。”霍靖琛刚想说话,一道优雅声线在他身后响起,回头看,就见穿一袭精致裙装的李秋水缓缓走来,“抱歉,打扰你们谈话了,可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楚阿姨担心你不知道我们在哪个包厢,就让我出来看看你到了没有。”

林梓恩敏感的嗅出一丝不对劲,微微回过身,挑眉看着那个乖巧站在霍靖琛身边的女人,确切说,是出色的女人……心一沉,突然明白自己此刻所处的尴尬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