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十八章 暗度陈仓

明白的瞬间,她身子微退,“抱歉抱歉,不知道霍总今晚是有约的,聊了几句就没注意时间。”说着,好似怕眼前女人误会,还特意指了指楼上,“我的同伴在楼上包厢,免得他等急了,我先上去啊。”

转身之际,一只长臂倏然从背后握住她的右臂,她被拉近在他由讶然转为难得一见的薄恼气息里,近于咫尺的声音在她耳际低低响起,“你突然改口叫我霍总,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林梓恩嘴上说“不敢。”心里却想笑,他的美人都追到跟前了,他还矫情的掩饰什么劲?眼角余光看到那位美人一双大眼只往她身上戳,她开始替自个身上的衣服担心,会不会被戳破?

霍靖琛微微加深了唇角的弧度,直直望着她,他的眼神深沉如海,其中划过一抹淡淡的不满。“既然不敢,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梓恩脸上自如的表情丝毫无变,只那一眨不眨的半垂眼睫定了约三秒,然后她笑了笑,“那我现在问,霍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霍靖琛看着她清丽容颜上那抹敷衍,一瞬间黑亮眸子幻变千色。

最终他什么也没再说,只是徐徐勾起唇角,然后松开了手。

得到自由,林梓恩转身就走。

但她心的最深处,竟有一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怅然若失。

“她长得真漂亮。”李秋水忽然开口。懂得称赞别人也是一种博好感的技巧,就像此刻,她真诚的去赞扬一个女孩子,应该可以获知面前这个男人对她所赞扬那女孩子的观感。

霍靖琛凝视着林梓恩渐渐消失的背影,直到李秋水开口说话,他才回首,因为背着光,他幽黑的眸色显得淡远难测,“各花入各眼,麻烦李小姐带路,去包厢吧。”

第一次单独见面就碰了个软钉子,李秋水也不生气,她看的很远,不在意眼前这点小挫折,是以脸上的表情依然是淡定的、优雅的。

她一直清楚自己的助力在哪,能够进到商界,也知道单靠助力是不行的,她相信自己的能力,但也知道有时候,想要达到某种目的,一定要有合适的机会,今天一进入慈善酒会现场,父亲就对她说,“你楚阿姨昨天忽然问起你,一定有原因,我知道她有两个儿子都还没订婚,小的叫霍靖琰,25岁,喜欢游山玩水,大的叫霍靖琛,29岁,是霍氏从小培养的掌门人,年纪不大,却在商界叱咤风云,之前我以为你楚阿姨看中的联姻对象是你妹妹若水,就没让你刻意接近霍家兄弟,现在看来我想错了,如果你楚阿姨有这层意思,你自己要及时把握,霍靖琛可是个相当抢手的结婚对象。”

从小到大,她对父亲的话一直深信不疑,今天下午第一眼看到霍靖琛,她就顿觉眼前一亮,她也是要求颇高的人,读到博士,今年周岁都28岁了,刚进入商界,就能与如此优秀的商界骄子交往,甚至联姻,肯定是件极好的美差。但是,她不想表现的太迫切,以霍靖琛的条件,身边应该有前赴后继的追求者,比如,今晚这个穿着普通的女人,她和霍靖琛是什么关系?因何看到自己就赶快闪开?而霍靖琛为什么那样在意她?不过没关系,她很有耐心,在没有摸清状况前,她会以楚明慧喜欢的形象保持沉默。

想到这里,李秋水目心划过一抹筹谋,极为自信的带着霍靖琛往二楼的包厢走去。

三楼的朝花夕拾包厢内,苏崖对着肉嫩味美的小龙虾大快朵颐,偶尔得空的嘴巴还不忘发出憋了好一会的疑问,“梓恩表姐,你最近是不是又拒了哪家的帅哥?”

林梓恩缓缓抬眼,“你最近是不是又看上谁家的姑娘?”

苏崖被她的话堵得哑口,大眼内闪烁着狡黠笑意,第一千一百次道,“找不到那个姓楚的,你就不想重新投入恋情?”

这家伙竟敢多管闲事?她无限同情地看着他,“苏崖,你才25岁就啰嗦如老太婆了?真是可怜。”

苏崖气结,知道自己在斗嘴上从来都赢不了,只得开门见山,“表姐,失恋都过去三年了,就算千疮百孔也补好了吧?你才25岁,总不能孤独终老吧?”

这是什么话?林梓恩抚着波澜不惊的心,“你以为人人像你似的到处留情?麻烦你收敛点,你昨天才刚到江南,我今天就听保姆打电话说,你昨晚带了一个漂亮女孩子去我家里聊天到凌晨还不见离去,三年了,光我知道的女孩子,数目比我的年龄还大两倍吧?”

说完,她斜睨着表弟,开始背着保姆转述的内容。

苏崖听不下去了,气得差点把筷子摔到桌上,“表姐!”

“在。”

苏崖气哼哼的瞪着她,“表姐家那个比主人还像主人的保姆真奇怪,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吗偷听我和女人暗度陈仓?”

暗度陈仓……林梓恩差点被这四个字激出满口鲜血,她忍了忍,终没忍住纠正的念头,就放下餐具双手一摊,“苏崖,舅舅从你三岁开始就请中文家教教你中文,奈何你还是不谙汉语的精髓,什么叫暗度陈仓?这个成语在军事上是指秘密活动,在生活中嘛,多指男女私通……你这是不打自招呢,还是炫耀你泡妞的技术?”

“我……哈哈哈,”苏崖嘴角大大裂开,露出一口招牌式大白牙齿,与此同时她清晰地听到一丝极轻的微微笑声,仿似被逗笑后有效克制着只发出一丝轻哂,虽一闪即逝,然那种她所熟悉的浅淡——她蓦地回头。

一身休闲装扮的霍靖琰不知在她身后站了多久,见她回头,迎上她的视线,一双黑瞳如清冷夜空闪光的星,闪烁着点点喜悦。

“几时回来的?”做了几年朋友,她对霍靖琰的神出鬼没,早已习惯,是以并未表露出多大意外。

“晚上七点多,听大堂经理讲你今晚在这里用餐,我就过来看看。”霍靖琰说完,冲苏崖笑着招呼,“Kevin,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