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三十九章 不及某人

“霍,你终于回来啦?”苏崖推开面前的餐具,站起来同霍靖琰打招呼。他们两人认识于五年前的马尔代夫游艇赛,后来世界各地参赛时碰见多了,作为每场游艇赛的第一第二名难免惺惺相惜,算得上是趣味相投的老朋友了。

“听说你来了,我怎能不回来呢,”霍靖琰在林梓恩身边落了座,看着对面的苏崖,随意的问着,“话说,你怎么突然跑到江南了?”

这叫什么心态?苏崖苦垮了脸,“你俩见我的第一句话怎么问的如出一辙啊?不解释行不行?”

以为苏崖在故意矫情,霍靖琰失笑,“这么说,你是为追那女生才跑来江南的?”

苏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林梓恩却听出一些门道,难怪苏崖来的突然,亏他还冠冕堂皇的说是为人家北堂墨面子才来的,真是撒谎都不打草稿,想到这里,她齿缝间挤出俩字,“色——鬼!”

“色鬼?色什么鬼?爱美之心人皆有,何况我这个风流倜傥的赏花高手呢?”苏崖理直气壮的驳斥完,继续对着一盆大闸蟹做着坚持不懈的斗争,还不忘对着霍靖琰举蟹相邀,“霍,你们江南的饮食真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霍靖琰笑着摇头,“我刚在楼下吃过了,你慢慢享用吧。”

苏崖正吃得兴头上,顾不上再寒暄,只是胡乱地点了点头。

楼下?林梓恩一愣,好像忽然记起了什么,试探的问,“你在楼下和谁吃的?”

霍靖琰微微侧过头,向她轻声道,“今晚我母亲在楼下云溪竹径包厢宴客,主要是撮合我大哥和李家的女儿,所以我一吃饱就跑出来找你了。”

李家的女儿,就是刚在楼下遇到的那个美人吧?林梓恩好似明白了几分,淡淡“嗯”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心里却不由得开始莫名的烦躁起来。

回家后,整个晚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霍靖琰既然说了出来,可见霍靖琛和那女孩子的关系不说板上钉钉也差不多了,她本无意与霍靖琛有多深的交情,现在他都名草有主了,那她是不是该与他保持更远的距离?

睡得不好,翌日早上醒来,见到镜中自己眼底青色隐现。

到了公司,林梓恩交待助理把她早就准备好的资料拿进会议室,市场部、技术部、财务部负责人早就候在那里,不一会卢奇和北堂墨相继而来,两人见到有条不紊地摆放在桌上的资料时都有些意外。

北堂墨率先开口,“这些都是林总亲自准备的?”

“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没有不对,我只是觉得林总也太亲力亲为了。”北堂墨心下暗叹,难怪霍大少对林梓恩用上心机,看来林梓恩的确优秀。

卢奇打开面前的资料,翻看了约有三分钟才合上,啧啧赞叹道,“梓恩每次做的投资方案,几乎没有一家单位不满意的,这次你为鸿硕做的方案,估计他们一定会非常满意。”

北堂墨插进话来,“就目前所知,打算竞投鸿硕的期货公司除了我们还有国通,西华、大唐和北方,后三者都不足为敌,我们真正的对手,是国通。”

“北堂你组织人一周内把鸿硕的市场分析写出来,市场部可以为你们交易部无条件提供协助;技术部要尽快升级辅助系统,财务部联系我们的托管银行,估计鸿硕会要求我们协助一些银行业务,这个先去谈着,有备无患,只要他同意和我们合作,我们可以派优秀的投资经理去协助他们的后期操作,总而言之——”林梓恩环视会场,视线在众人脸上掠过,“这个单子,我们志在必得。”

“没问题!”北堂墨笑着保证,其实没来之前他已打探清楚,银星表面上是卢奇为副总,但在总部领导的心目中,真正的决策人只有林梓恩。

接下来的会议中,卢奇又把各项专案里需要决断的事作了补充安排。

散会后林梓恩去洗手间,捧起水往脸上泼,鬓边的发丝被沾湿了她也不擦,抹去脸上多余的水珠,吹干了手便走出来,恰好看到那个每天准时来的速递小姑娘正抱着一大束蓝色妖姬走了进来。

她眉一挑,快速走到秘书小李的座位前,敲敲桌面把她叫进了自己办公室。

“林总怎么出这么多汗?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舒服吗?”

“没什么,那些花都是穿肠毒药,你赶紧帮我退回去,告诉总机别让快递的人再上来,还有,今天起我的外线你帮我过滤,只要是姓霍的打来……都说我不在。”

“明白!”小李笑得一脸邪恶,“林总放心吧,我最拿手的就是干这种事。”

与此同时,霍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兄友弟恭的气氛比较愉快。

“阿琰,你真的不等吃过午餐就出发吗?”

“是啊,今天中午十二点半的飞机,登山队的朋友们都在尼泊尔等我呢。”临离去前,霍靖琰终没能忍住好奇。“对了大哥,你对昨晚那位李家小姐的印象如何?”

“不及某人!”

“某人?”霍靖琰挑唇谑笑,“大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快说说看,某人是什么人?”

霍靖琛这才察觉失言,唇边逸出一丝掩饰的笑,“哦……某人就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凝视着大哥脸上的可疑笑容,霍靖琰不知怎么的就莫名的心慌慌,“难道我认识那某——”他的说话被敲门声打断。

霍靖琛扬声,“进来。”

门缝开处,探进顾全的半边大脑袋,一双精明的眼珠骨碌碌地转,“老大,有情况……”

霍靖琰失笑出声,连霍靖琛也忍不住弯唇,“什么情况?”

“那个,我有话需单独和你说……”

“有话尽管说!”

“这……”

霍靖琰拿起自己的包,立即起身,摇头笑道,“老顾,你可以说了。”

确定霍靖琰离去后,顾全将藏在口袋里的东西取出来,“少爷,刚才荷兰那边的花之语来了份这个。”说完,递上去,是一份对方拒收货的传真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