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四十章 首次表白

霍靖琛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幽目一沉,“好,我知道了。”话音未落,他已长腿大步冲出办公室。

银星公司的副总经理办公室内,卢奇和北堂墨正在讨论午餐地点选在哪里,就听到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砰’的推开,两人愕然看去,就见秘书小李着急慌忙跑进来,“卢总、北堂经理,我可以汇报个事吗?”

北堂墨不置可否,卢奇则鼓励的笑笑,“什么事,你说吧。”

“刚才总机拨电话上来,说楼下有位先生要见林总。”

“林总呢?”

“她交代总机请那位先生去大厅休息处,然后就下楼了。”

“哦?”卢奇有些不解,“有什么特别的吗?”

“当然有啊。”小李抹了把额头的细汗,语速又急又快,“我做了林总的贴心小秘书半年,以我的直觉判断,这个人十之八九是林总的追求者,极有可能是被林总拒绝后来找晦气的,你们也知道,这求爱不成、恼羞成怒的男人多了,万一……那人怀里藏个什么酸啊、水啊、刀啊的,那林总岂不是……”危险之极!

这话只听得卢奇忽的站起,“好,我知道了。”

北堂墨也站了起来,跟在卢奇身后,经过小李身边时忍不住目露赞赏,不愧是林总的贴心小秘书,这警惕性、这想象力,非常人能比啊。

小李冲他感激一笑。目送他们走出门,才暗暗的吁了口气。早上林总才拒收匿名人的花,这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没看电视上说吗?这个世界上因爱成恨的人多了去,万一那个什么先生藏了一瓶硫酸来寻林总的晦气……咦,小李全身打了个冷颤,好恐怖哦。

一楼大厅外站着一道笔挺的身影,霍靖琛没有进大厅的休息处,只是倚着交易所大门外气派的大理石石柱抽着烟,见到林梓恩从旋转门里匆匆走出来,他的眼睛在阳光下闪过奇异的亮色,立即熄了烟,把烟蒂扔进镶嵌在墙里的隐形垃圾箱,这个微小的细节惹得林梓恩心头刹那给他点了十八个赞。

“霍总,非常抱歉,总机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怠慢了,真是对不起。”

“梓恩你不要总那么客气,现在是下班时间,一起吃个午餐?”

不客气怎能躲开你?林梓恩心里嘀咕,面上却做出一片难色,“霍总帮我那么多忙,按说我该请霍总去吃个饭的,只是我手头还有个投资方案没审完,下面部门等着急用,所以现在还走不开。正好卢奇和北堂今天也在办公室,不如我擅自作主,请霍总和他俩一起用餐怎么样?你们可以试试交易所右边新开的韩国料理,味道还挺不错。”

听她客气疏远成这样,霍靖琛也不生气,“梓恩,速递公司告诉我你不肯再收我送的花,那么,我来猜猜原因,是不是因为昨晚那个女孩子的出现让你误会了什么?如果是,你大可放心,她只是我母亲请的客人,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

不意霍靖琛如此坦率,林梓恩倒变得有点不好意思,“没,我没有误会啦,只是觉得这无功不受禄,再说你都送了那么久……”

“哦?”霍靖琛勾唇一笑,“那你是不是以为我送花却不表白,是想和你玩欲擒故纵的游戏?”

他的直接让林梓恩一时无措,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干笑。

“其实……我今天来就想告诉你,作为成年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霍靖琛脸上忽布可疑颜色,“第一次说出这种话……我非常不习惯,那个,梓恩,我是认真的!”

第一次?林梓恩突然发现,霍靖琛脸上那可疑的颜色,是红色!她有些无措,“我……”

“我知道,你还没有心里准备是不是?”霍靖琛虽然俊颜微红,但唇角已上扬出笑意,“没关系,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我会等你,但是从现在开始忘了我在等你这件事……”

林梓恩愕在当地。经历了三年前的背叛,她真不知道她会遇到怎样的男子来成全自己这一生,但怎么想,也不该是霍靖琛这个抢手货吧?他可是一个她从开始就没想有多深交情的人,再说他是那么的出色,抛开之前那位大名鼎鼎的李若水,昨晚的那位李家小姐不也很适合他吗?他怎会不要玫瑰反选自己这根狗尾巴草?

“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好啦,在你没完全接受我之前,你就权当是听了一个并不可笑的冷笑话。”看着林梓恩呆呆的模样,霍靖琛半开玩笑的叹息,“哎,单恋,我终于知道是什么味道了……”

他叹息声中那隐约的失意和自嘲令林梓恩抬起眼来,天空不知何时已变得乌云密布,忽然一阵风吹来,似乎有异物进入她的眼内,她刹时失声“啊”叫,眼睛痛得连睫毛都撑不开,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机会难得,霍靖琛连忙扶着她的手肘,低头察看,“估计是沙尘,别用手揉,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

泪眼朦胧中,林梓恩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揉揉眼好多了。”

霍靖琛掏出纸巾帮她拭去眼泪,语气轻柔得自己都难以相信,“你的眼睛大,以后起风的时候不要站在风口,或者睁开一半就好了。”顿了顿,又继续道,“好啦,不要想那些对你来说很突然的问题了,我先带你去吃饭。”他是情痴但不是傻子,从林梓恩的反应中敏感察觉,她对他的表白完全没有思想准备,或者说,她还没有喜欢上他,只是礼貌的保持了沉默,这不怪她,谁让他的循序渐进计划太落伍呢。

“可是……”

“梓恩,”霍靖琛叫她名字,眸内谑光闪闪,“你上次不说要请我吃饭么,我这会饿的很,不知今天中午可不可以?”

果然,他的债不好欠啊,林梓恩有些狼狈,“呃,这个……可以。”

“那就走吧,我的车停在那边。”

迎着他希冀的眸光,再想到自己的确是欠饭一顿,林梓恩只得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