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四十一章 以心诱心

第四十一章  以心诱心

暗沉天色隐示着雨雪欲来,又一阵风刮起,漫天尘埃沙砾全被挡在交易所一楼巨大的落地玻璃墙外,透过厚厚的玻璃不难看见里面站着的两道人影。卢奇恍然大悟,“我正奇怪这家伙咋会一下子给我那么大笔的单子,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北堂墨一声不发,看着林梓恩上了霍靖琛的车,暗忖:难怪大手笔送自己一套豪宅,原来霍大少是把自己当做人情送来讨林总欢心啊!

---------

霍靖琛载着林梓恩到达午餐地点“柏悦”餐厅时,正是用餐高峰期,两人刚一走到门口,就有人上来拉门引路。

林梓恩觉得霍靖琛肯定是提前订了位置。因为“柏悦”是一家全球连锁的五星级法式餐厅,坐落在江南金融贸易中心的最高建筑物顶层,不仅价格不菲,而且如需用餐必须提前预订,她回国后和霍靖琰曾经去吃过几次,但这里太过奢侈,用餐环境她不是很喜欢,后来就没有常来。

果然,他们被伺者领到了一个非常雅致的座位,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湖光山色。

落了座,霍靖琛帮她把外套挂好,自己的外套也挂在一旁,接过伺者递来了餐牌,很是自然的询问她喜欢吃什么。

作为今天请客的人,于情于理,林梓恩都不会点自己喜欢的菜式,只说让他随便点。霍靖琛好似知道她的意思,也就没再客气,只与站在身边的伺者低声说了几句,那伺者便点头收起餐牌和酒单离开了。

很快,就有一瓶餐前开胃酒、面包片、以及一小碟鱼子酱送了上来。

林梓恩拿了块面包,撕成小片,用特制的贝壳勺子挖了点鱼子酱抹在上面,优雅的尝了下味道,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意外,“almas鱼子酱?”

霍靖琛笑着点头。看来,他猜对了她的口味。

遇到爱吃的,林梓恩不由来了兴致,又挖点鱼子酱,轻轻铺在舌上,以舌尖将鱼子酱一粒粒缓缓碾碎,在迸破的瞬间,除了耐人寻味的海洋滋味,almas硬是多了与众不同的弹性,舌上略略施压,初时似乎感觉到孱弱的、推拒着般的抗力,但也就是这毫秒间的缱绻,让人分外牵肠挂肚,随后,优雅细腻的气息便在唇齿间逸散开来,然后看了眼手边的酒杯,透明液体在里面折射出诱人的光泽——她猜测应该是伏特加,其实伏特加与鱼子酱是完美搭配,但此刻……她的眼底掠过迟疑,最终还是没碰那个杯子。

霍靖琛将她的一切动作都尽收眼底,为淡化她的疑虑,拣了个轻松话题,“昨天路过孤山,看到梅花开了。”

“孤山探梅需要漫天飞雪才有味道。”说完她随意地打量着四周,这家餐厅的装修极具特色,西方艺术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不过生意还真不错,不时看到有侍者领着衣着光鲜的男女入座,不过没多久,她就觉得有些审美疲劳,就转头去看窗外。

窗外阴沉沉、雨蒙蒙,但,无雪。

霍靖琛明白她的意思,也就没有继续这类的话题,只是笑着抿了口酒,等到前菜上来的时候,他便扯开了话题,说了些金融圈子里即将上演的内幕消息,果然成功将她的注意力给吸引了回来。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林梓恩对于这些消息,与以往接触过的金融人士似乎又有所不同,只是纯粹的发表了一些个人见解,见解精辟而准确,有些思路居然比北堂还要清晰,但她对那些消息却没有在意的意思,甚至连他话中故意透露出的上市公司隐秘消息,都只是听过就算了,连一丝好奇都没有,这实在是与她的专业金融人士身份有些不符。

谈话间,有侍者来为两人上了主菜,林梓恩这边的是顶级牛排,霍靖琛那边的是羊排,并且换了两人的酒杯。林梓恩看着侍者为自己的酒杯里倒了一点红酒,脸上不由就露出为难神色。

霍靖琛见了,就问,“不喜欢这种酒?”

“也不是不喜欢,只不过我这几天有些皮肤过敏……”她话音未落,就听见霍靖琛柔声打断了她的话,“抱歉,是我疏忽了。”手一挥,示意侍者将那瓶酒给撤了下去。

林梓恩倒是没想到霍靖琛的反应如此直接,不由愣怔了一下——不想喝酒时,她一般会借口说皮肤过敏,以前遇到的那些一起吃饭的男性,就算是楚策和霍靖琰,也只是帮她另点饮料,而不是直接撤下酒水,这种体贴让她意外极了……不由抬头看了对面一眼,恰巧霍靖琛也正看向她,四目相对,林梓恩只觉得他的目光高深莫测,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脸颊一热,心里不由得局促起来,忙低下头掩饰的拿起刀叉,准备切牛排。

霍靖琛也同时拿起餐具,却不是去碰自己面前那块羊排,视线反而落在了林梓恩那边,“你的左手臂前段受过伤,不宜用力,还是我来帮你切吧。”说完也不等她反应,就伸手取过她那份牛排,认真的切为细细小块。

受伤的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她自己都忽略不记了,而他不但记着还当众做出如此体贴的举动,这这这说明了什么?林梓恩心跳如擂鼓,不敢也不愿去深想,只怔怔的举着刀叉,张了张了口,想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才你看也不看餐牌,怎么,对这家餐馆不喜欢吗?”霍靖琛把碟中的牛排切成小块递给她的同时,又找了个话题。

自诩为最理性淡定的林梓恩,此刻才发现理性也不是万能的,心有些慌,来不及多想,只本能的回答,“不是的,这里的环境和甜品一流,但要说到牛排……”她忽然停住了口,没有再说下去。

“牛排怎么了?”她用餐时一直不太爱说话,霍靖琛为了缓解表白后引起的紧张气氛,有意引她顺他思路走,见她说起牛排的语气似乎暗藏后句,眼底不由得露出笑意。“说说看?”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