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四十二章 我的女孩

第四十二章  我的女孩

林梓恩没有立即回答,拿叉子吃了几块牛排后才淡淡悠悠开口,“我知道一家私人厨房,那里的心形牛排非常的好,色香味俱在我所吃过的餐厅之上。”

“哦?照你这么说,最好吃的食物不一定是在柏悦这种有名气的餐厅里咯?”霍靖琛的表情似是有点不信,但唇角的笑纹却慢慢扩大。

既然她在他面前拘谨,那他就想尽办法让她多说话,话多了,气氛自然轻松起来。

“当然,这些大的餐厅和那里根本没得比,可惜……”林梓恩故意拖长了语调,却没有说出下文。

“可惜什么呢?”霍靖琛配合的接口询问。

“可惜……那家私人厨房的老板每天只接待十位客人,很多慕名的食客都要排队好久才能排到,有的食客就算排上了日期,等老板见到食客后,如若不合眼缘,还是无缘口福的。”说到这里,她想起上次苏崖听说那地方后擅自跑去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那位对她很和善的老板看到苏崖的第一眼就头摇的像拨浪鼓,最终以客满为由,给苏崖个婉拒。

“哦?”霍靖琛俊朗面上布满好奇,“这做餐饮的,还能看貌相选顾客?”

“为什么不能呢,人家在门口挂有醒目提示:以貌结缘,有缘相聚,无缘相弃,不是不待,缘浅待不来!也算童叟无欺的相互选择啦。”坦白说,她真没觉得那老板有多古怪,反觉得做人就该如此,单纯任性、洒脱不羁。

“那倒是很有意思。”霍靖琛看她一脸赞赏的表情,不动声色地举起酒杯抿了一口,视线却仍是落在她的脸上,没有移动半分。

两人又谈了一会美食,霍靖琛招来侍者就要结账,林梓恩反应过来今天来此的目的,立即伸手去拿桌子上账单,“霍总,来之前说好了的,这顿是我请……”

霍靖琛也伸出手去,唇角一勾,目光落在她脸上,“这地方是我选的,这菜是我点的,这顿当然是我来……”

他话未说完,两人同时去拿账单的手却不知怎么就碰触在了一起,林梓恩只觉得自己手背上忽然有一层温热的触感覆上来,她不由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手与霍靖琛的手呈相反方向互相交叠,他的手指修长,手掌宽大,米色衬衫袖口压在她的指尖处,正好将她的右手全数盖住。

脸一红,林梓恩直觉地想要缩回手,却不料霍靖琛的大掌忽然加了力,将她的手按住,然后动作轻柔地将她的手缓缓抬起,从她指尖将那份账单抽走,这才放开了她的手。

“这次,还是让我请吧……下次,不如你请我去吃那个私人厨房的心形牛排,怎可以嘛?”霍靖琛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动静,仿佛方才发生的那一幕并未出现过,他嘴角含笑,看着她,语调顿了顿,忽然口气温柔地叫出一个名字,“云家小海?”

云家……小海

这种语调、而且又是带着真实姓氏直呼她隐秘的小名……

林梓恩的脑中轰的一声,似乎想起很久很久之前,在举世闻名的日本樱花道上,那个人迎着片片飞花,也曾用这种口气叫过她,只是,那个人,那个戴着面具走进她心里的人,那个突然销声匿迹的人……

霍靖琛看着她的表情,眉头轻扬,“怎么,不可以?”

林梓恩还未回过神来,只是直愣愣的看着他的嘴一张一翕。

“既然你不反对,那就这样说定了。”

“哦,好……”话一出口,林梓恩才回过神来,她觉得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稳居花痴流口水对象第一位的霍靖琛不可能是那个人,心头一阵懊悔,一顿接一顿,她要欠他到什么时间才还清?

在账单上签过自己的名字,把笔还给侍者时,霍靖琛笑着问,“等下想不想去湖边走走?这里景色还可以。”

林梓恩摇摇头,努力让自己语气听起来不那么懊恼,“我想去医院看看君子兰。”

霍靖琛听了,立即站起身来,先递过她的大衣,自己的外套挂在臂间,“我送你过去。”

想起上次因陪她为君子兰的事奔波而耽误他开会的情形,林梓恩有些不好意思,“不要了,你那么忙,我打车过去就可以了。”

霍靖琛脚步一顿,随即以开玩笑的口吻问,“怎么,是怕被昨晚那个男生看到吗?”

林梓恩原本走在前面,听到他这么说,便回头撇撇嘴,“这个可能性基本为零。”说完,转身向前大步走。

望着她的背影,霍靖琛嘴角微扬,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我的女孩,你到底还能给我多少惊喜?

在霍靖琛的坚持下,林梓恩只得上了他的车。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医院院内,她打开车门要下车,霍靖琛忽然伸手拦了一下,“记住,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千万不要再弄伤自己。”

这人反复叮嘱,真把她当成莽撞人了?

见他还在等回复,林梓恩只得点头。

霍靖琛笑了笑,这才放心离开。

回到办公室,叶飘零就跟了进来,站到暗玫色华贵大气的原木办公桌前,沉默了好一会才嘶声哑嗓的开口,“那个……君子兰,到底怎么样了?”

“她吞了大量的安定。”霍靖琛闪身坐在宽大的皮椅里,看着面容憔悴的叶飘零,淡然清浅的眸内浮上讥色,“幸好被发现的及时,送往医院的时候才知道她腹中已有三个月的身孕,不过那个本来健康的胎儿却因为你和柳下惠失去来人间走一遭的机会,柳下惠呢?他是不是该现身收拾局面了?”

“他躲在我家……很痛苦。”叶飘零低下头扣紧手里的文件,语气里带着复杂的情愫,“那晚你们走后他与我大闹一场,后来林梓恩打电话过来,他也没接,他说林梓恩在骗她,他说君子兰早就拿掉了孩子,他说林梓恩是为了骗他露面才发那样的骗人信息……”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