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四十三章 爱屋及乌

第四十三章  爱屋及乌

“骗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字眼,霍靖琛勾唇,“这种事情能随便拿来骗人吗?君子兰现在还躺在医院承受着失去孩子和老公背叛的双重痛苦,他竟有脸躲在一边研究是不是骗他?飘零,到了现在你还看不清这个男人吗?如果是,那么我提醒你:君子兰的遭遇,和你母亲当年的遭遇是如出一辙!”

叶飘零死死的咬紧唇,好一会才似辩解又似喃喃自语,“我母亲孤苦无依怎么能和君子兰一样呢,君家那么富有、那么强势、那么喜新厌旧,我什么都预料过了,就是没想到君子兰会那么在乎下惠,我以为像她那样的大小姐,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呢,下惠离开她,她顶多是难过几天就会没事的,早知道她气性那么大,我……肯定不会逼她……”

霍靖琛敏感的嗅出一丝不对劲,微微挑眉,“君子兰那个人我见过,比一般女人都要直爽开朗,你们既然半年前都开始了,柳下惠该应该不是第一次躲去你那里住,之前躲去没事,总不会因为一晚上不在家就吞药自杀的,说说看,柳下惠对君子兰提离婚的同时,你都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往事一件件一桩桩,不说战绩赫赫,也是历历在目,叶飘零不知被那件辉煌事迹惊得身子一颤,支支吾吾,“我就是……谁让那晚林梓恩死命按我家门铃的?我看她死赖着不走……恰好君子兰又在不停打下惠的电话,我也是气急了,就那么随手把下惠手机中保存的……一些电话录音,发……发到了君子兰手机上,其实……不过是我们去旅游途中的一些聊天。”

“聊了些什么?或者说,柳下惠都说了什么?”

一再被问及难以启齿的私事,叶飘零脸色变得愈发苍白,很久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说,他并没想象中那么爱君子兰,娶她只是为了……为了和同学们打赌,他说他最爱我,看到我就心潮澎湃,看到君子兰就心如止水,还说……说拿掉他孩子的君子兰如今就是灭火器,他……只对我的身体发狂……”

这样的录音,说是催命符也不为过吧?霍靖琛划开一抹浅笑,带有讽刺意味,“看来,君子兰吞药完全是被你激的,君子兰的孩子也完全是死在你手中,你也是女人,怎能用如此恶毒手段去对付一个不曾得罪过你的孕妇?”

罪名已被他钉在她发寒的脊梁,叶飘零几乎忘了初心、忘了可怜的母亲,但也只是那么一瞬,她很快就满血复活,在他的注视下,她开始掉眼泪,哽咽着说,“我知道你鄙视我看不起我,可我只是捍卫我的爱情,在爱情面前,没有孩子,没有孕妇,没有同情,有的只是竞争,为了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我愿背水一战、不计后果。”

“哦?”霍靖琛斜睨了她一眼,慢悠悠的点燃一根香烟,“按照你的理论,你母亲当年也是另一个女人的情敌,所以你母亲受尽痛苦后羞愤的自杀,也是她咎由自取?!”

“你……林梓恩,一定是因为林梓恩你才这样对我,对不对?”

提到林梓恩,霍靖琛淡淡的吐了口白雾,“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你下不了决心,我不介意出手。”

叶飘零立刻浑身一震,哀哀祈求:“阿琛,求你给我时间,咱们才是自己人啊!”

医院里。

君子兰自从进入病房,洗胃加上流产,连续的折腾又让她虚弱身体得了伤风感冒,眼泪鼻涕咳嗽一起来,咳得她脑袋闷痛难当,身上还发出大片红疹,而由于除了药和水连续几日吃不下东西,她的胃已变得神经性淆乱,不吃就痛,一吃就吐,完全无法进食,只能靠输液维生,导致双手手背上全是青紫针痕。

噩梦中哭醒,她本想给想了很久、恨了很久的人打个质问的电话,却虚弱得连拨号这样的动作,都象足了电视里的慢镜头,一下一下,异常迟缓,喘着气完成……可惜,话筒里依旧是那个冰凉凉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拨的号码已关机……

呵,无法面对就想关机躲?躲得开吗?

胸中怒火熊熊,可惜力不从心,她虚弱娇躯无法离床,活动范围只限于是躺着、还是靠着床板稍微坐起,半躺的时间超不过十分钟,因精神无法支持,复又得躺下去,意识间歇性混沌,连自己都恍惚醒来后是不是只剩一副不肯灰飞烟灭的皮囊。

晚餐后,与林梓恩说不了几句话,她就在药物作用下迷迷糊糊睡过去,不知道是几点几分……她忽然在半梦半醒中睁开眼……看到自门缝外往房内投下一线白光,光上有人影闪动,她以为自己眼花,把眼睛闭上再睁开,果然什么也没看到,再闭上睁开,依然什么都没有,药力上来,复沉沉睡去。

再醒来已是午夜,却见到林梓恩趴伏在她的病床床沿,脸色倦怠,眉头浅颦,过往一切,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在该刹那,君子兰混沌的脑中僻出一方清明,嗑药,她这样的人怎会嗑药呵,好傻好傻,她恨自己好傻,怎能为了一个白眼狼就把亲情、友情看轻了、把变质爱情看深了?

“梓恩,小云云,醒一醒……”

有人在耳边叫,林梓恩迷蒙地张开眼,看到君子兰苦涩地轻裂嘴角,“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林梓恩怔了怔,过了好几秒才明白她的意思,“兰兰,是人都有软弱的时候,别说对不起,我们只想你坚强些,快些好起来。”

君子兰眼圈一红,经历有生以来最大劫难,灵魂往他世转过一趟后人似被点化,心胸豁然彻悟,只觉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无论多么执着,没有互动,所谓良辰美景也不过是一场镜花水影。

“嗯,我会坚强的,其实人这一辈子……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突然听到那个录音,就那么一时的失控……算了,算了。”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