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四十四章 无路可退

第四十四章 无路可退

算了?什么算了?林梓恩不安地看着君子兰,“兰兰你的意思……?”

君子兰本不想让好友再担心自己,可一想到那个未见面就胎死腹中的孩子,止不住的眼泪如溃堤之洪,“我的意思是弃我去者都滚蛋吧,我已经想通了,可是我的孩子……我想通的太晚了……我的心好痛啊。”微微沙哑的声线带出无人知晓的凄酸,埋在心底已多少天。

胎儿已夭,此刻无论说什么都是多余,林梓恩不敢开口,胸腹中涌起的酸楚堵得心口几乎不能呼吸,只是揽着兰兰,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想籍此让她破碎的心得到些安慰。

足足半个小时,君子兰的情绪才完全平复下来,拿出枕头下面的一本金刚般若经,翻到最后一页,目光久久停在“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这行,久到君玮带着两个貌相可靠的特护进来,她才醒悟好友已陪她深夜枯坐很久,想到好友明天还得上班,就努力挤出笑容,再三保证自己会一天比一天好,再三催她放心回去。

医院的走廊很安静,到处都是白森森的灯光,林梓恩悄悄的下楼。这个时候已是午夜,她准备到医院的大门口去拦出租,外面又在飘着若有若无的雪花,冷风吹在脸上,让她激灵灵的打个冷颤,脑子里不知怎么就冒出一些恐怖片的镜头,下意识的裹紧大衣,快步的往大门口走去。

突然,一道明亮的车灯光线照了过来,吓了她一跳,惊惧的目光顺着灯光看去,一辆跑车及时的停在离她一步的距离,车窗落下,露出一张俊朗笑脸,“梓恩。”

林梓恩愕然的看着来人,他怎么会来这儿?下意识伸头看了一下时间,仪表盘上的时间显示现在已经是凌晨,她记得傍晚时候他给她打过电话,问她可不可以共进晚餐,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好像是说晚上要在医院陪君子兰吃晚饭,最后一个电话好像是晚上十一点多,她不是告诉他不要来医院了吗?怎么不但来了还这么巧的刚好遇上呢?

霍靖琛打开车门示意让她上车,有意无意的解释,“真是凑巧,今天和飘零谈得太晚,送她回去的时候碰到柳下惠了,柳下惠说他曾偷偷来过医院,只是看到你和君子兰父亲在里面,就没敢进去。你的电话打不通,我担心你走太晚,就赶过来看看,真巧,正好遇上。”

林梓恩也不推辞就坐进车内,对着他眸深处的柔光,难得愿意解释,“昨晚忘了充电,接完你最后一个电话,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也许是很满意她的解释,霍靖琛笑了笑,“你最近太累了,对了,君子兰怎么样了?”

“傍晚时候还不吃不喝以泪洗面,医生给她打了一针,睡醒后,好似忽然被上帝点化,开始后悔轻生了。”她与他直视,望进他的眼睛深处。

他的眼睛深邃明亮,有种令人陷落的魔力

“我和飘零谈过了,她的态度反反复复有些不对劲。不过我觉得这事的关键还在柳下惠身上,新欢旧爱,就看他的选择了。”

林梓恩没有立即说话,收回目光转看向窗外不停移向身后的景色,好半天,才慢慢的说,“这不是选不选择的问题,柳下惠的心既然不在了,就算他的人再回到兰兰身边又有什么用?公平的讲,兰兰和叶飘零都是优秀的女人,怎么就同时看上柳下惠那种男人呢。”

车子缓缓行驶,车窗外匆匆掠过的霓虹洒照在她那张精致的脸上,他看到她那紧蹙的眉,紧绷的唇角……

“好了,不要纠结了,别人的心不是我们能左右的。至于君子兰和叶飘零为什么都会爱上柳下惠,只能说她们的品味相近,三人行不是一人伤就是三败俱伤,他们自己不觉悟,谁也帮不了他们。”

三人行,不知怎么的林梓恩就想到一个画面,心里话也冲口而出,“你那位李小姐呢?你这样忙前忙后的帮兰兰处理事情,不怕她会吃醋吗?”

霍靖琛似乎早已经洞悉她的心思,勾唇一笑,“我好像只记得我的林小姐,不记得还有什么李小姐。”

林梓恩脸一红,这才后知后觉的记起霍靖琛中午刚刚向她表白过,只是,她不是还没有接受吗?既然没考虑好接受,那还得保持距离啊。

愉悦气氛中身边人的突然不吭声,霍靖琛有些意外,侧头看了看她,她正偏头安静的看着车窗外,脸上的表情令他不得而知。“怎么了?”他轻声问。

林梓恩摇摇头,表示没什么,但目光懒懒乜着窗外的夜色,继续沉默。

因是午夜,道路十分畅通,车子很快的就停到了她家门前,下了车,她只是礼貌的说了句“谢谢”,就快步走进院子。她的态度忽然间疏离,令霍靖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目送她进入院子,开门进屋,然后在房间亮起灯光,他才怀着疑虑开车离去。

星期二早上,林梓恩刚走进办公室,秘书小李就神秘兮兮跟了进来,“林总,今天快递送来的不是花,而是这个。”把藏在背后的手举起来,晃了晃,递给林梓恩一个粉蓝色的信封。

林梓恩漫不经心的接过来,打开只扫了一眼,就一脸讶异的怔住,信封里面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一张今晚的演唱会门票——距离上次表白已经过去几天了,霍靖琛总算是没有再说让她为难的话,她才刚松了一口气,可这门票……再结合他上次说的话……林梓恩不由得苦恼起来。

我是认真的。

她本来是想当场拒绝的,可还没等她斟酌好词句,他就又开口了,说是不需要她马上回答,两人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如果用一池秋水来形容她原先的生活,那么霍靖琛的话就像是一块巨石,在她那池里顷刻激起千层浪,再加上他后面两句不需要她马上回答,可以从朋友做起,这简直就是无路可退。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