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六章 何处不相逢

“听孙经理说你要来签约,我就特意赶过来了。”好似忘了之前电话被拒那一茬,楚策一身酒气的靠近她,低声央求,“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请你去对面喝杯咖啡,再解释一下当年的事。”

“现在是上班时间,工作之外的事情我没兴趣听。”

“三年了,你音信全无连个解释的时间都不给我,真就那么恨我?”

话说到这个份上,林梓恩不解释也不行,“我能有今天的境界,多亏你当年的不娶之恩,这样的我,怎么会恨恩人你呢。”

满嘴反话,还说不恨?楚策以为林梓恩在对自己耍小性子,心头一喜,语气更加充满柔情,“梓恩,我从未忘记过你,也一直在找你,既然你现在还是单身,说明你也忘不了过去,不如我们把误会解释清楚,重新开始吧?你相信我,我只爱你,其他人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近乎喃喃自语着,他突然伸手想握住她的手臂。

林梓恩闪身一躲,冷冷看着他,“既然只爱我,那你还爬上苏珊的床?”

楚策脸色一僵,醉意顿消,万没料到从不给人难堪的林梓恩会这么露骨的把那件事点出来。

“我没那么不堪,当年那个事,我求你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十分钟,我只要十分钟……”

与此同时,从翘楚集团的专用电梯内走出一群人来,其中,便有三年前的当事人之一,苏珊。

当苏珊带人走出电梯口的时候,正是楚策去抓林梓恩手臂之时。

因大楼门口的落地玻璃是茶色的,门外的人无法看清门内,但门内的人却能清楚看见门外,苏珊刚好走在前面,正好将他们的拉拉扯扯看了个全部。

这是旧情复燃的节奏?

苏珊面色丕变,而走在她身后那名穿灰西服的男子,也将这一幕尽收了眼底,他的记性超好,只一眼就认出站楚策对面的女生,正是在机场彪悍吃他饼干的小馋猫。

直到楚策与林梓恩匆忙的离去,苏珊才机械的转身,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霍总,楚策今天被人讹住脱不开身,不得已才让我出面替他接待您的,我这人不会说话,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霍总多多包涵。”

“没关系。”被称为“霍总”的男子正是霍家大少霍靖琛,他态度温和的看着苏珊,“楚家是我们家的亲戚,翘楚是苏楚两家的公司,算是亲戚了,现在翘楚有事,我出面帮忙也是应该的。”

“那注资翘楚的事,可真要全仰仗霍总帮忙了。”苏珊表面恭恭敬敬,内心却是愤愤不平:这个所谓的亲戚“帮忙”,要是没有足够的利益吸引,又如何能让声名显赫的霍氏集团执行董事霍靖琛亲自出面?

许是身份使然,霍靖琛“嗯”了一声,“我会让助手尽快处理。”

得到想要的答复,苏珊面上欣喜心下却苦涩无比。这几年,苏家砸尽血本她又用尽心机才在米仁慈的帮忙下说服楚策,和楚策合资了翘楚集团,原以为能以此笼住楚策的心和她尽快领证大摆婚宴,没想到最后却因自己的急于求成而连累楚两家陷入困境……

星巴克靠窗位置上,面对面的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

林梓恩率先开口,“既然你说有重大隐情,那抓紧时间谈吧,虽然我不知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隐情。”

她觉得给他十分钟是最后的礼貌,等下无论他说什么,她都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单独见面,仅此而已。

楚策却没接话,只是看着她,眼神专注,与热恋时似乎并无分别——他是她大学时同系的学长,认识于她大一那年‘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话剧演出,当时她演的朱丽叶艳惊全场,而演罗密欧的他也就是那一刻爱上了她,然后便是他三年如一日的追求她,第四年她被感动同意交往,一年发乎情止乎礼的纯恋……见家长……订婚起波澜……决绝分手,其实,他还是当年的他,只是多了几分成熟,但她,还是当年眼里只有他的她吗?

“这些年,你……还好吗?”楚策问的小心翼翼,生怕一语不合她就拍案而去。

“好。”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半年前。”

曾经天真的眼神、曾经无言的信任、早在那场变故中消耗殆尽!看她回答都是简洁版,楚策赶紧打住追忆、艰难的开口,“梓恩,其实,那天晚上你看到的都是我妈……”

你妈想撮合你和苏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有你们三人一条心,也做不成轰动一时的新式闹洞房吧?所以没等他说完,林梓恩就直接打断他的话,“你妈也是为你好,过去的都算了,你不要再放在心上。”

一切都毁在了三年前,不放在心上那还是人吗?楚策张张嘴,没等他继续解释,林梓恩已没了继续多听的兴致,低头看了眼腕上的表,就站了起来,“我答应坐下来,只是给过去一个尊重。希望以后,我们不必有公事之外的接触,我还有事,今天的合约也不用签了,告辞。”

“小恩,”楚策情急之下,脱口叫出曾经最爱叫她的那个昵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再留一会,就一会,好么?”

林梓恩低头,视线落在他抓住她手腕的手上,当年,正是这只右手牵着她的左手说“朱丽叶,牵你的手,从心动到古稀、不离不弃”可最终……他不是她的罗密欧,她也不是他的朱丽叶。

“不好意思。”她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潜藏了三年的情绪终于被她的决绝从黑暗的最底处勾出几丝恼羞成怒,楚策霍然起身,大步追上,张开臂膀正要从背后用强抱住她,却不防身后传来一道低沉带笑的男子嗓音——

“楚策!”

这声音,楚策扭头看去,才发现在自己身后正走来几个人,为首之人身穿灰色西服,站在那里,自有一股王者风范。他不由得尴尬的收回怀抱,伸出手去,“琛表哥?”

“嗯,没想到被人讹住到不了会议室的楚家表弟,竟躲到这里啊。”对于方才见到的一幕,霍靖琛其实也有几分意外。

离开翘楚集团后,因为忽然想喝杯咖啡,便有助手建议说边上有家星巴克,却没想到会在这偶然走进的星巴克里见到躲着他不敢露面的楚策正被小馋猫掰开手,不过从小馋猫决绝离去的背影看,她生气了,正好……人生,还真是何处不相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