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旗

妖旗

更新时间:2021-07-27 09:50:45

最新章节: “魅”又名Park1985园林式酒吧、餐厅,座落于江南湖边的景区内,包含5个风格的区域,A区堂口的精彩演绎,B区码头的园林气息,C区酒廊的优雅情调,D区山寨的派对文化和一个月前正式营业的E区PUB1985围炉式酒吧,尽显“丽江风情、本土原创”,提倡混搭拼桌文化。林梓恩浅浅的呷着酒,忽然对着玻璃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窗

第九章 毁人不倦

似乎察觉到他话里的深意,林梓恩皱眉,“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怎么会,我当然信你了。”霍靖琰暗暗的吁了口气,连忙把话题岔开了去,“林家的伯母和伯父去国外还适应么?”

“还不错,林爸爸和林妈妈都是乐观的人,基本上已经融入那边的生活,游山玩水的时间比我还多。”话落手起,她不客气的对着新上的野菜大快朵颐。

霍靖琰听了,不由的笑了起来,“话说回来,你似乎很久没有去旅行了呢。”

“是啊。”林梓恩停下筷子,叹了口气,“自从回到江南,我已经忙得都不知道‘旅行’二字该如何写了。”

“你啊,耗在江南就是大材小用,自己找罪受。”霍靖琰怜惜的摇头,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温和无比,却又带着几分无可奈何,“最近的工作情况怎么样?”

“表面看还可以。”林梓恩继续闷头吃菜,声音有些含糊,“内里是有点乱,卢奇今天刚过来,总部给了他三个月的考核期,他为了尽快出业绩转正,几乎想一天签几个大单子。”

对于卢奇这人,霍靖琰只是通过林梓恩了解个大概信息,私下没怎么深交也谈不上喜好,就顺着她话说,“要说起来,那家伙可真是够背的,明明在华尔街很是出名,怎么回国后却沦落到被考核的命运了呢?”

“没办法,我们是国企,集团新换了一个红二代做领导,老阿姨都51岁了,还整天跟打了鸡血似的,口号响亮,每天要活出不一样,每天要提高多少百分点,卢奇作为新人进来后的压力可想而知,不过他是我介绍来的,于情于理,我都会帮忙到底。”

“这么说,你今天是替卢奇谈客户了?”霍靖琰轻描淡写的问,见林梓恩无声的点头,就紧着问了一声,“哪一家?”

林梓恩握着筷子的手一窒,随即语气平淡地说道,“刚才不是说了么,翘楚集团。”

听到不是霍氏集团,霍靖琰稍微松了口气,但随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作为楚家的亲戚又与林梓恩做了三年多朋友,他自然是知道她与楚策的那段过往,便笑着叉开了话题,“说起来,翘楚最近倒是自顾不暇。”

林梓恩挑起一颗野菜边吃边不以为意的问,“怎么回事。”

“翘楚本来就是苏、楚两家拿钱砸起来的伪集团,除了地皮值钱,业务发展都是冷门,作为两位股东代表,楚策不善经营玩文艺范,苏珊凶狠有余智谋不足,所以翘楚的内部早就乱成一团,不但好几个项目搁浅,资金链也出了问题。”顿了顿,霍靖琰有意无意的看了林梓恩一眼,“听说,最近要被人注资了吧。”

不知为什么,林梓恩的脑海中忽然掠过方才见到苏珊以及霍靖琛的场景,她心思微动,就试探着问,“霍氏,想收购翘楚?”

霍靖琰呷了口茶,答非所问道,“在家族里面,我大哥天生是块做生意的料,他在任一行业都能玩的风生水起,我就不行了,我只想做个生活家,栽花种竹、随遇而安。”

林梓恩明白,企业之间的收购消息没经官方公布之前都是比较隐秘而敏感的,霍靖琰这么说算间接承认霍氏要收购翘楚了,不过翘楚的命运如何都不是她关心的内容,就不着痕迹的转了话题,“说的也是,作为亲兄弟,你除了名字和你大哥接近,貌相和性格竟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霍靖琰看着她,有些无奈,“没办法,父母优良的基因都被大哥继承了,到我这里,大概只剩谦虚和含蓄了吧。”

不拘小节的霍靖琰也会傲娇?在他期待的眼神之下,林梓恩笑挑了眉,不负他望,“你把你家的游艇会发展的那么好又长得这么祸国殃民,再自谦含蓄的话,让真正愚笨又长得含蓄的人要不要活了?”

见她说的很是由衷,霍靖琰听得心花怒放。其实,他嘴上说各种不如大哥,也就是谦虚加试探,自小到大,他霍家二少也算是靠实力混出名堂的美男子。

与此同时,仲夏会所的朝花夕拾包厢内。

身为霍靖琛的助理之一,叶飘零当仁不让地接过了点菜的任务,然后,在将菜牌交还给服务生的时候,正好看到身边坐着的苏珊魂不守舍,不由调侃道,“苏珊,看你脸上幽怨的表情,是不是在怨恨楚策没有妇唱夫随啊?”

苏珊的视线毫无焦距的看向窗外,半响不接腔。

直到被身边坐的人暗捅了一下,才怔然醒神,“哦,那个,哪有哪有……”

“没有么?”叶飘零显然不信,她年纪轻轻就做到了霍靖琛的四大助理之一,虽说是凭着霍夫人的疼爱,但也有她能力过人的一面,加上她和霍靖琛的关系一直不错,说话自然就比较随心所欲,等饭菜的时间比较无聊,就对着苏珊不依不饶的戏谑道,“不是怨恨楚策,那就是想念楚策喽?”

苏珊脸一红,“飘零姐不要取笑我,其实我……”

其实她心里十分的不悦,要不是看在叶飘零是霍夫人收养、而霍氏正在收购她和楚策的公司份上,她恐怕当场就要翻脸了。不过说到楚策,她的脑海中忽然掠过林梓恩的身影,心思急转之间,便故作不确定道,“其实我是在想……刚在门口见到的帅哥,是霍总的弟弟霍二少吧?”

叶飘零的注意力果然被苏珊的明知故问给拉了回来。“没错,刚才那帅哥的确是阿琰。”

“真是霍二少?唉,”苏珊重重叹气,一脸惋惜,“没想到霍二少会被那种人讹上。”

叶飘零微微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苏珊。

霍家二少在圈子里比较低调,他的心思一直不在生意上,虽被迫接管了一些家族企业,但他生性随意,加上喜欢航海、赛艇、登山,几乎经常不在国内,要不是半年前与神秘女子的航海背影照片登上了报纸头版,几乎圈外的人只知道霍家有位异秉天赋的大少爷霍靖琛,而不知还有个无意商海的二少爷霍靖琰,可苏珊说霍靖琰被身边女人讹上的言论,是不是暗示刚才躲在霍靖琰身后的林梓恩?

见叶飘零对这话题很感兴趣,苏珊得意洋洋,“飘零姐还不知道吧,刚才霍二少身边的女人我认识,她是我的大学同学,不过她这个人么……”